返回上一頁 第一百八十二章:領證 回到首頁

第一百八十二章:領證
危情游戲:女人,簽約吧!第一百八十二章:領證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沈羽涵忽然笑了,那笑聲充滿諷刺。938小說網 www.938xs.com“呵……夠了!南宮諾,你以為你和你爸爸能甩的掉我么?我不會同意離婚的,別說什么兩年分居婚姻就會自動失效。我和你爸爸,可沒有分居兩年!”

“是啊,可是麻煩沈女士你告訴我。在意大利你和一個叫做Arc的男人到底是做了什么呀?為什么會有這樣這樣的照片呢?”白諾從背后拿出一個信封,然后把那些照片拿出來,展現在她的面前。

沈羽涵不可置信的瞪著那一張張露骨的照片,只覺得渾身冰涼!怎,怎么可能呢?她和Arc的照片怎么會在諾諾的手里?那個時候,那個場景不可能會有第三個人在場啊!

可是,照片上的人明明就是她!她想抵賴都抵賴不了,面部拍的那么清晰。呵……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

“還不止一個Arc,還有更多的呢。沒想到,你的性生活是這么的豐富啊!呵……也對,爸爸的心里一直放不下媽媽,對你是半點性趣都沒有。也怪不得你會這樣子啦!”

想著,諾諾有些嘲諷的一笑,轉身往屋里走去。門外,沈羽涵一臉暴戾。呵……南宮辰,你以為我沈羽涵這么容易甩掉嗎?你以為僅憑這樣就可以把我趕走么?做夢!

她的抬起視線,直直的掃向那個方向。她知道,現在他一定和許安然在溫存。三年了,他記了她三年。可笑,為什么當初他等她三年就那樣厭煩,而等許安然三年就是那么的心甘情愿!

甚至于,還把她重新追回來!而對于當年的她,她哭著解釋,求他,他都不肯回頭!

南宮辰,難道你真的沒有愛過沈羽涵么?還是,你對許安然的愛比對沈羽涵的愛深的多的多?!

答案,無從所獲。沈羽涵拖著沉重的步子一步步的往遠處走著。現在的她覺得腦袋很亂,可是她知道自己不可以這樣放棄,就算他真的不要她了,她也得讓自己日后的生活有保障!

可是沈羽涵忘了,南宮辰并不會給人家討價還價的機會。一經觸及他的底線,他反而會讓你死的很難看!

白清言朦朦朧朧的醒來,一睜眼就看到南宮辰那微笑的臉。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將自己縮回被子里,下一刻卻被南宮辰架住肩窩提了上來。

“怎么又害羞了?”看著臉色有些緋紅的許安然,南宮辰的語氣中滿滿都是寵溺。

許安然不理他,掙扎著要下床。忽的,南宮辰翻身把她壓在身下,俯身靠近她的唇。許安然本來以為他又想那種事了,臉不由的更紅了。“我,我身子受不住的,別了,好不好?”

剛才午睡前他才和她運動過,雖然她已經睡了一覺了。可是,現在兩腿還酸著呢。實在沒有精力和他再那個一次。

豈料,她的話才說完。南宮辰就失笑出聲,還順手刮了下她的鼻子。

“怎么成天到晚就想那事了?我只是想和你說一句……起床!”看著南宮辰那一臉壞意的笑,許安然拿過一邊的枕頭直接砸了上去。什么叫她整天想那個事!根本就是他成天到晚都在想,而且成天到晚都在做!

早上晨間運動,中午午睡時間,晚上更不用說了,不把她折騰的精疲力盡他是不會罷休的。只是完了之后,他又總是一臉心疼的跟她說對不起。該死的,既然知道她受不住,居然還那么賣力!

想著,許安然忿忿的推開南宮辰往洗浴間走去。

外面的天氣很好,燦爛的陽光就這樣在南宮辰拉開窗簾的時候肆無忌憚的傾瀉了進來,在光亮的地板上折射出好幾道光線。

洗浴間里,許安然靜靜的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才幾天功夫,自己就又變成了南宮辰身邊的女人。呵……三年前那段痛苦的記憶她實在想不起來了。更或者說是,自己潛意識中不想記起吧。

她有些自嘲的一笑,伸手擠了牙膏慢慢的刷牙。她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過南宮昊了,更沒有和他通過電話。他的一切,她都已經不知道了。或者說,除了南宮家的某些小事她還知道外,其余她什么都不知道。

許安然有時也會想,自己這樣到底算什么呢?又為了什么呢?

好像她一直以來都是被迫著接受命運,不管命運給她什么,她到最后都是伸手接住。很多時候,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接受命運,為什么不去改變自己的命運!可是,很多事情她還沒去做,就已經夭折在她的思想中。

洗漱好之后,許安然打開門發現南宮辰站在窗戶邊有些出神的看著外面。而他的右手,此刻正拿著一支手機,好像輕輕的交代著什么。看到她出來,他就隨便說了幾句,草草的掛了電話。

“洗漱完了?我們去喝下午茶。”說著,他直接走過來,牽起她的手就往門外走。

“每天讓我吃了睡,睡了吃,真的想讓我變豬啊!”許安然沒好氣的嘟囔著,小嘴微微的撅起。

南宮辰看著覺得好笑,這個小女人前一刻還記得他們每天的運動量有多大。這一抱怨就完全不記得了么?!他伸手攔住她的腰,帶著她往樓下走去。

“小傻瓜,你忘了我們的運動量了。我可不希望晚上要緊關頭的時候。你給我說,餓死了,不做了!那樣,你老公我豈不是內傷了!”

“我怎么不知道你成為我老公了?我不記得你和我結婚了,更沒有領結婚證啊!”三年前她沒名沒分的待在他身邊,甚至還未他生下了諾諾。而如今呢,他依舊沒有和她舉行婚禮,連結婚證都沒去領。

她實在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得用這么不明不白的身份跟他一起生活。可是,她的心里是不愿意的!許安然不希望再過這樣沒名沒分的日子!

一旁的南宮辰看著忽然停下腳步的許安然,他的臉色忽的閃過一絲傷痛。然后,他牽著她的手迅速的跑進書房,拿出一箱子的書信。

“這些是這三年來我寫的,我們把它們賣了,看看值不值一本結婚證的錢?”他在她以前的日記中看到過那樣的一個故事,女孩把男孩寫給她的情書都賣了,剛好九塊錢,然后兩人就用那九塊錢去領了證。而如今,他和她也該去領證了,就是不知道老天爺給不給他一次耍浪漫的機會。

許安然怔怔的看著那一箱子的書信,忽然間淚如潮涌。他終于明白她想要什么了,許安然最想要的就是安全感。一張薄紙,對她來說卻是一味定心丸!

那堆書信賣了九塊多,兩個人一起去領了證。很多年后,許安然想到申昊均開著保時捷停在人家收破爛的面前,把一箱子信甩到那人車上時的場景。很好笑,卻也讓她很幸福……看首發無廣告請到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請分享

危情游戲:女人,簽約吧! https://tw.8wav.net/Read/972/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