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番外十九 回到首頁

番外十九
孤凰番外十九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天木神教的人盼了大半年,終于見到了他們心心念念的,聽陸一他們說跟教主一個模子印出來的,且天生神力,一出生就會說話的小主子,可這一看,天木神教的人就傻眼了!

他們家小主子的眉眼,簡直就是夫人的翻版。

長得不說跟夫人一模一樣,但也有七八分相似,尤其是笑起來露出的兩個酒窩,更是與夫人一模一樣。

這長相,這神韻,陸一他們是怎么違心的說出,小主子跟教主長得一模一樣的?

還有,他們明明問了,小主子現在還不會叫爹。陸一他們是怎么聽到,小主子一出生就會叫父親的?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聽陸一幾人激動之下說出來的話,很明顯,陸一幾個跟他們一樣,都是第一次見小主子!

大家都是第一次見,那他們先前說的那些,跟小主子的相處日常,我與小主子不得不說的二三事,是怎么回事?

不用問也知,他們肯定被騙了!

天木神教的人,暗中瞪了陸一等人一眼,然而……

沉迷于初次見小主子喜悅中陸一等人,壓根就沒空注意這些,也忘了他們先前干的好事。

但他們能忘,天木神教的人忘不了呀!

為了讓陸一他們,多說一些小主子的事,他們說了多少好話?又幫他們干了多少活?

結果呢?

居然欺騙他們的感情,簡直不能忍!

將月寧安、陸藏鋒一家三口迎上山,天木神教的人一刻也等不了,轉身就找陸一他們算賬了!

“你們幾個,有沒有什么話要說?”天木神教的人,一個個將拳頭按的咔咔作響,一臉兇狠地逼近陸一幾人。

陸一幾人還沉浸在,見到小主子的喜悅中,陡然看到天木神教的人,愣了一下,才想起半年前他們辦的事,不由得心虛:“這事……我們可以解釋!”

“解釋也掩飾不了,你們騙我們的事實!”

天木神教的人根本就不聽,掄起拳頭就朝陸一他們的臉上揮。

“打人不打臉呀!”陸一幾人自知理虧,連連后退,沒有還手。

天木神教的人得寸進尺,打得更狠了:“打人當然要打臉,打人不打臉,跟錦衣夜行有什么區別?”

天木神教的人多,陸一他們就十二人,陸一幾人寡不敵眾,加上理虧不敢還手,很快臉上就掛彩了。

“過分了!打壞我的臉,我怎么去見小主子!”陸一幾人不干了,開始反擊。

一群打作一團,且全往臉上招呼。

陸一幾人雖然人少,但個個都是打群架的好手。雖人人掛了彩,天木神教的也沒有撈到多大的便宜,基本也是人人臉上帶傷。

這一戰,以兩敗俱傷結束!

晚上,休息好了的陸藏鋒與月寧安出來,看到一個個鼻青眼腫的手下,也不問他們為什么打架,只道:“既然一個個精力這么旺盛,那就下山去把站點建出來。”

“站點?教主,什么站點?咱們天木神教要設分教了嗎?”天木神教的人,顧不得臉上的疼痛,一臉激動地看著陸藏鋒。

不容易呀!

這么多年了,他們家教主終于想起,要壯大天木神教了。

“不是天木神教的站點,是你們夫人做生意用的站點。具體怎么操作,你們自己看。”陸藏鋒拿出,月寧安事先準備好的兩份策劃書,分別給了陸一,和天木神教的左護法。

月寧安是個閑不住的,出了月子就開始琢磨做點什么。

與陸藏鋒一番商量下來,月寧安決定整合天木神教和月家鏢局的資源,在大周建立四通八達的送貨生意。

鏢局先前做的,就是給人押鏢送貨的生意,但鏢局只做大生意,收費也高,一般百姓負擔不起。

平時,百姓要送點什么東西去外地,只能托行腳商人,或者正好要外出的人,經常丟東西不說,時間還不好估算。

在藥王谷休養的大半年,月寧安仔細調查過,發現這送貨的生意雖小,但大有可為。

當然,他們要送貨,就不能跟行腳商人帶貨一樣,一件貨送個一兩個月,他們要做,就得做快送的生意。

送貨快,且安全,收費……如果量大的話,把收貨點一一鋪下去,價格也不會太高。

將市場調查清楚,月寧安花了兩個月,完善了計劃,就準備開干了。

要送貨,首先就要有收貨的點,不說每個鎮都有,至少每座城都得要有一個收貨、存貨的點,不然這生意鋪不開,就沒法做大。

月寧安原是打算,讓鏢局的人去做,畢竟他們原先做的,就是送貨的生意,對這一行也算了解,但陸藏鋒看了一眼,就把這事攬了過去。

“你這生意,免不了要跟三教九

流的人打交道,讓天木神教的人去辦最好。”天木神教可以說是,大周最大的“三教九流”組織,由他們出面,以暴制暴,以惡壓惡,會比走正經的途道更快。

陸藏鋒愿意把這事攬過去,月寧安還有什么好說的……

月寧安把計劃跟陸藏鋒一說,就撒手不管了,轉而聯系起天宮閣的人,計劃跟天宮閣的人,開一家定做家具的鋪子。

家具是大件,運送不便,大部分人家要定家具,都是就近定做。但現在,她手上有了可以送貨的渠道,月寧安就覺得這生意他們能做。

把送貨的渠道鋪開了,不僅定做家具的大生意能做,果蔬一類的小生意,他們也能做。

糧食和鹽由朝廷管控,她不能沾,但賣賣菜和水果還是可以的,這種一斤就幾文錢賺頭的小生意,小商人干不大,大商人看不上,正好適合她來做。

把鋪設送貨點的活交給陸藏鋒后,月寧安又開始聯系天木神教附近的村莊,跟各村子談蔬菜收購的生意,又派管事去嶺南、江南一帶,跟果農談水果收購的生意。

陸藏鋒攬過鋪設站點活,就是想要給月寧安分擔一些,免得累到她,可不想……

他這把活攬走了,月寧安又找到了新的活忙。

要不是他不允許,月寧安指不定,就丟他和兒子,自己跑去嶺南了。

陸藏鋒知道月寧安閑不住,也知道月寧安急著把生意做起來是為了什么。陸藏鋒沒有阻止,只每天盯著月寧安休息,不許月寧安熬夜操勞。

月寧安也知道,她的身體不比當初,且她現在是有孩子的人,她怎么也要活到孩子成家立業,雖然急著把生意鋪開,但也很聽陸藏鋒的,能交給別人做的,就絕不親力親為,盡量不能自己累到。

可就這樣,月寧安還是在短短幾年內,就把送貨、賣果蔬的生意,做到遍布大江南北。

整個大周,就沒有人不知道,天木送貨的……

孤凰 https://tw.8wav.net/Read/8467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