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番外十七 回到首頁

番外十七
孤凰番外十七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月寧安懷孕了,剛滿一個月。

孫不死把出滑脈的時候,差點沒把他給嚇死。

養了近兩年,月寧安看著與常人無異,可也就只是看著無異罷了。

實際上,月寧安就是個病西施,那身子跟個破風箱似的,到處都打著補丁,能好好的活著,全靠那些珍貴無比藥草撐著……

當年,孫不死就說了,月寧安雖然活了下來,但身子壞了,得小心養著,也不能有子嗣后代。

陸藏鋒抱著月寧安到藥王谷時,月寧安就剩下一口氣,能活下來陸藏鋒就滿足了,哪敢奢望什么后代子孫。

陸藏鋒早就打定主意,這一輩子都不要孩子,就他跟月寧安兩人過,要是晚年月寧安嫌無聊,他們可以收養幾個孤兒。

也不指望養大的孩子孝順他們,他會好好活著,爭取走在月寧安后面,不會讓月寧安老了無人照顧,也不會讓月寧安孤獨一人。

陸藏鋒什么都計劃好了,可計劃趕不變化!

被孫不死診斷為,不可能有子嗣的月寧安懷孕了。

懷了也沒有什么,只一個月,不過是一灘血水罷了,打了就是,可是!

月寧安不肯把腹中的孩子打掉。

“我這身子,能懷上這個孩子是奇跡。我不是迂腐的人,非要一個自己的孩子來繼承家業,我也沒有皇位、家業給孩子繼承,但我們在世間走一遭,總要留下一點什么。”

“孩子是你我血脈的傳承,沒有懷上也就罷了,我這人也不喜歡強求,但懷上了叫我打掉,先不說舍不舍得的問題,就說……這個孩子打了,你我二人日后會不會后悔?會不會愧疚一生?會不會覺得對不起這個孩子?”

“我是自私的人,我不想讓自己活在悔恨中,也不想背負愧疚過一生,更不想看到別人的孩子,就想到被我打掉的孩子。”

“陸藏鋒,這個孩子我要生下來!”

不是想,而是要。

一個“要”字,就足已說明月寧安的決心。

陸藏鋒勸不動了,也無法勸。

他敢保證不會后悔,也不會愧疚。

他不是不想要這個孩子,但和月寧安的性命相比,一個還未出生的孩子,還沒有那個份量。

他絕不會為了一個還未出生的孩子,讓月寧安冒險,可月寧安把這話說出來,就是告訴他,他不會后悔、愧疚,但她會。

不需要等以后,只要做出把孩子打斷的決定,月寧安就會愧疚難安,甚至會一生都背負著這份愧疚而活。

陸藏鋒終是拗不過月寧安,雖沒有答應,讓月寧安把這個孩子生下來,但也沒有再提,把孩子打掉的事,只說:“我們盡力保住這個孩子,但到了二取一時,必須舍小保大。”

月寧安沒有意見。

她想要生下這個孩子,也愿意為這個孩子冒險。

她會盡力配合孫不死,但真要保不住了,她也不會強求。

人這一生,難免會有取舍。

她努力了、爭取了,即使最后失敗了,她也能接受。

但要是連試都不試就放棄,她不甘心。

陸藏鋒同意把孩子留下來,但高懸的心卻沒有放下。

自打知曉月寧安懷孕了,陸藏鋒就沒有睡過一個好覺,每隔一個時辰,都要起來查看月寧安的情況,確定月寧安無事才敢合眼。

白天,陸藏鋒也不得閑,不是跟在孫不死身后,拿著醫書向孫不死請教問題,跟著孫不死學醫,就是抱著醫書猛讀。

在月寧安懷孕三個月后,陸藏鋒一個大將軍,硬生生把自己逼成了一個大夫。論起診脈來,不比那幾個,跟著孫不死幾年的藥童差,就連孫不死都說,陸藏鋒有學醫的天賦。

可月寧安知道,陸藏鋒哪里是有什么學醫的天賦,他只是花費了比別人,更多的時間與精力去學罷了。

懷孕前三個月,為了讓陸藏鋒安心,月寧安幾乎足不出戶,聽從孫不死的安排,在屋里養胎。

懷孕三個月,胎兒坐穩了,月寧安這才被準許出門。

月寧安出門第一件事,就是去老頭的墓地,告訴老頭她懷孕了。

老頭的墓地就在藥王谷,只走幾步就到了。可不想,月寧安回來就不舒服,當天晚上就發熱了。

月寧安的身體本就比常人弱,現有懷有身孕,更是經不起一點風雨。這一發熱,差點沒把孫不死給急死,陸藏鋒也嚇得不行。

要不是孫不死一再保證,只是小小的風寒,不會致命,且這個時候打斷孩子也傷身,陸藏鋒怕是趁月寧安昏睡,悄悄給她喂打胎的藥了。

這一場風寒,讓月寧安在床上躺了大半個月,這兩天才稍稍好一些。

陸一幾人這個時候來藥王谷,陸藏鋒能抽空見他們一面,應他們一聲

,已經算是給面子了。

要換作半個月前來,陸藏鋒壓根就沒有空理會他們,指不定還會把他們都趕回去。

可是!

這些陸一他們都不知道呀!

陸三奉命去找月寧安打聽消息,想求月寧安為他們說說話,可月寧安自己都屬于“帶罪之身”,哪敢幫陸一他們說話,只能告訴陸三,陸藏鋒這段時間情緒不太穩定,最好少在陸藏鋒面前出現,免得觸雷。

沒有意外的話,陸藏鋒不穩定的情緒會持續六個月,六個月后就好了。

陸三一臉懵,想要再問,卻見陸藏鋒出來接月寧安。

陸三不敢再問,帶著這個摸不著頭腦的消息,回去跟陸一幾人一說,陸一幾人也是一頭霧水:“所以,大將軍這是生我們的氣,還是不生我們的氣?”

陸三仔細回想月寧安的話,斟酌道:“聽夫人的意思,大將軍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暫時還沒有時間生我們的氣,但我們要在大將軍面前瞎晃,指不定就……”

“這更重要的事,是什么事?能讓大將軍,忘記我們違背軍令,悄悄請辭的事?”陸一、陸二幾個相視一眼,皆是想不明白。

但想不明白歸想不明白,人來了,他們是不可能走的!

陸一幾人,就這么在藥王谷留了下來。

想到月寧安的叮囑,陸一幾人也不敢往陸藏鋒面前湊,就怕“情緒不穩定的陸大將軍”,記起他們違令之事重罰他們。

于是……

這一呆就是半年!

直到月寧安平安生產,陸一幾人才知道,他們家大將軍那半年,為何情緒暴躁、喜怒不定。

想到藥王谷后山,那些被砍禿的樹,陸一幾人無比慶幸,這半年他們藏得好……

孤凰 https://tw.8wav.net/Read/8467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