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殺狼 回到首頁

殺狼
無限道武者路殺狼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中接連不斷地傳來。

“他……他是什么人?他還是人嗎?”在那人身影暫時被沙塵淹沒的同時,朱佳兒才從巨大的震撼中回過神來,結結巴巴地問道。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在部隊里的單兵搏斗全白學了。雖然我可以很輕松地同時對付五六個普通壯漢,但在那人面前卻和嬰兒沒什么兩樣。”駕駛位的軍人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著車外回應道,作為行家,他心中比什么都不懂的朱佳兒還要震撼上十倍。

“我的天哪!0.56秒!那人居然在0.56秒內殺了七頭狼!”朱佳兒其實是看不起剛才那個人一連串殺狼的動作的,只覺得那人動了一動,然后好幾頭狼就橫飛的橫飛,摔倒的摔倒,此時她把拍攝下來的鏡頭以十分之一的速度重新播放出來,才發現了這一恐怖的事實。

“也就是說,他完全可以再相同的時間內殺死更多的人,即使那些人手里有槍,在他的速度與精準之下也完全反應不過來!”另一位軍人評價著,他的語氣就像木匠遇上魯班,科學家遇上愛因斯坦一樣帶著震撼與崇敬。

就在他們說幾句話間,車外狼群的叫嚎與混亂搏殺聲已經徹底地靜了下去了,余下的僅僅是越來越遠的幸存的狼倉皇逃竄入草叢的簌簌聲,而剛剛被激起的塵沙猶未散去,他們看不清那殺狼的人究竟是怎樣一個狀況。

突然,他們背后的車窗被敲了幾下。

這一突變讓朱佳兒尖叫了一聲,副駕駛座的軍人神經反射般地把手中的槍指向車外。

車外正是那位殺狼的人,一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穿著一身短袖汗衫,短發,大約一米八的個頭,中等體型,身上沒有啤酒肚,也沒有夸張的肌肉,第一眼看上去很平凡,最多只是有一種健康向上朝氣蓬勃的耐看的感覺。

不過再仔細看就能看出他的不平凡來。

以他的中等體型來說,一般人身上還是有些多余的脂肪的,但他卻給人以一種略為瘦削的感覺,臉更是如雕塑般棱骨分明,身軀的比例相當勻稱,肌肉雖然不至于墳起如山,線條卻完美流暢,充滿了彈性和柔韌,皮膚上的光澤也是非常的完美,那種流線與質感雖然明明是來自人體,但組合之下卻讓人聯想起青銅雕塑。

是的,就像是以什么精華擠壓在一起才構成了他的軀體,就如金屬般的精悍逼人。

此時他雖然被一把荷槍實彈的槍指著,眼睛里卻沒有半點波瀾,只是平靜地說道:“各位,能否載我一程?另外,有茶的話,我也想借口茶喝。”

除了衣服上還濺了些許狼血、沾了一些塵埃之外,此時他的模樣與語氣,就像一個很客氣地想搭順風車的普通人一樣。

“你,到底是什么人?”已經加滿了油的越野車在草原上飛馳著,朱佳兒終于忍不住問身邊的年輕人。

“我叫王宗超,目前是軍隊里的人……嗯,好茶!”年輕人一邊回答一邊喝著茶,雖然路面顛簸,但年輕人始終穩穩拿著杯子,每逢車子顛簸,他的手微微一動便把力道化去,沒讓一滴茶濺了出來。

“軍隊里有像你這樣的怪……人嗎?我還以為,你是在哪個深山修煉的武林高手呢!”朱佳兒原本想說怪物的,要知道她的父親可是軍方的高官,身邊的保鏢也都是軍隊里的精英,但和這個年輕人比起來……

“深山修煉出得了高手?呵呵……不實戰,不殺人的武術,哪里是武術?最多是舞術!

至于軍隊里的怪物倒是多著,只是都不為外界所知罷了!因為殺戮機器最好的潤滑油——就是血,而且是大量的鮮血。軍隊是少數能夠滿足這種條件的地方。”王宗超不以為意地隨意說道,不過他的話令朱佳兒打了個冷戰,連前面兩個開車的軍人臉色也不由得變了。

“順便一提,我的身份也是高度保密的,所以我不能讓你那我殺狼的錄像去公開,所以請你把膠卷交給我吧!”

“小氣鬼……好吧!”朱佳兒雖然是個出身權貴之家的大小姐,但是接觸的人多了,也明白王宗超說出的話是不容他拒絕的,于是撅著嘴不情不愿地把膠卷從攝像機上取下,交給王宗超。

“這么神秘干嘛?我爸也是部隊里的軍長,我爺爺還是……,總之,只要給他說一聲,給你的部隊通一下氣,免去了處理不就行了。”

“別說軍長,即使你爸是軍區司令員,也絕對管不到我在的那個部隊。”王宗超看了朱佳兒一眼,笑了一笑。

“什么部隊這么神秘?”朱佳兒剛剛一愣,前面副駕駛座的軍人已經回頭說道:“小姐您不要問了,中國確實有一些部隊是沒法打聽到,也不能打聽的!”

“真有這樣的部隊?”朱佳兒愣了愣,不過還是識相地沒有再問下去了,眼珠一轉又改變了話題問道:“那你怎么來到這片草原,還是一個人?”

“我剛放了一個月的私人假期,但我孤身一人,沒地方可去,聽說這一帶狼災泛濫,就過來找找刺激!”

“找刺激?”車上三人聽了一頭瀑布汗,草原上的狼估計至少超過十萬只,而且是處于食物極度貧乏,正在瘋狂獵殺其他動物甚至同類相殘相食的時期,這人卻孤身一人只帶著一把彈簧刀過來找刺激。

“這有什么奇怪,現在的人們不是在假期常去玩過山車蹦極跳找刺激嗎?我也是找一樣能夠刺激到我神經的娛樂活動。

只是兩個星期下來,發現也夠無聊的,那些狼十幾只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再多只也圍不住我,也無法阻止我跳上樹休息,無法阻止我突圍,奔跑也跟不上我。

兩周來我殺的狼已經有好幾千,現在多數狼一見我就跑,越來越沒有趣,完全比不上非洲大草原與亞馬遜森林。而且這十幾天來一直吃野烤肉也早吃膩了,還好遇上你們,就順便借你們的車離開,再考慮去西伯利亞訓練營逛逛好了。”王宗超閑聊一般地隨意說著,但是語氣中的無奈與遺憾還是讓其他人感受到了。

“…………”車上的三人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

“對了,膠片還給你。”王宗超突然把剛剛從朱佳兒手中拿來的膠卷原封不動地拋還給她。

“你把膠片還我,不擔心我拿去公開嗎?”接住膠片,朱佳兒呆住了。

“我不想你去公開,拿走一卷空膠片可沒有意義的。”王宗超突然亮了亮不知從何處拿出來的另一卷膠片,朱佳兒見到了立即像貓一樣蹦了起來,幾乎撞到車頂。

“你……你竟然偷我的膠片!”朱佳兒慌忙在身上翻找,果然沒有找到要找的東西。

“誰讓你耍花招,那一卷空膠片就想打發我。要不是你拿膠片出來的時候心跳出賣了你,而且之后你藏在兜里的手還下意識握著某個東西緊了緊,我還幾乎被你瞞過了。”王宗超說話之后突然手一握,膠卷在他手中發出被機器輾壓般的連串粉碎聲,然后就被握成一個完全看不出本來面目,混成一團的小球,被他一丟扔出車窗外了。

“好了,我幫了你們一個大忙,就扔了你一卷膠片,這不算什么吧?順便把筆記本電腦借我一下,現在應該是出了衛星信號空白區了,我要看下最近的新聞。”

“弄壞了我的膠卷,你也送我一件東西作為交換!”朱佳兒賭氣說了一句,雖然這個年輕人殺戮的場景與言語都很駭人,但她卻感覺到對方身上有著一股平和淡然的氣質,并不會讓她感到害怕。

就像一把傳說中的古代寶劍,出鞘時鋒芒四散,單純劍氣煞氣就足以令人心膽俱裂,但入鞘后卻鋒芒內斂,歸于平凡。

“沒問題。”王宗超把已經收起刀刃的彈簧刀遞了過去,“這刀是我兩周前買的地攤貨,本來我是不想帶武器的,可是有一把刀割肉燒烤方便一點,現在給你留下紀念好了。”

“誰稀罕你的刀?”朱佳兒嘟喃了一句,不過也沒有拒絕收下這把刀,而是把筆記本電腦遞了過去,王宗超順手一接,就開始操作起來。

“咦?”盯著屏幕的王宗超突然心頭一跳,

因為剛剛進入DOS的液晶顯示器上竟然跳出了一個對話框。上面寫著“想明白生命的意義嗎?想真正的……活著嗎?”

“DOS還能自帶廣告?”王宗超感到奇怪,順手點了一點。

他點的是——“是”!

無限道武者路 https://tw.8wav.net/Read/831/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