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六百九十八章 重頭再來 回到首頁

第六百九十八章 重頭再來
無限道武者路第六百九十八章 重頭再來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大日如來……莫非風云世界不著痕跡的輪回轉世現象,不少有著佛門或反佛理念的高端武學,乃至潛力無窮的最高端力量——‘摩訶無量’,都是因為有祂存在所致?單看祂的聲勢,如果愿意的話,讓風云世界的佛門主宰一切,化人間為佛國,也是輕而易舉,中洲武神也該不是對手……”

看著遙不可及,大無可量的星云佛陀,彌斯力亞心中默默評估,雖然這樣的場景理應近似于精神幻境,或者如他聚集陽光一般扭曲操縱附近星光所致。但事實上,早已屹立在風云世界頂峰的精神與元氣操縱雙料大拿的他卻沒能感受到任何精神或者光線扭曲的異樣,仿佛這些距離數以千百光年計的遙遠恒星在千百年前方位與動向就決定了它們能夠于此時此刻于自己面前共同組合出這一尊佛陀之形。而單就這一點,自然足以評價出眼前這尊佛陀的能耐該遠不是自己所能想象。

當然無論如何,把對方叫了出來的自家老爸明顯有底氣與資格與對方談笑風生,雖然眼下雙方都沒怎么笑就是了。

“佛主客氣了,再說,我也從未給自己定什么尊號。”王宗超回了一聲,又問道:“佛主于此界,又意欲何求?”

佛陀搖頭道:“無所求,僅舉目一觀!”

“是嗎?”王宗超不置可否,又說了一句:“佛主既無所求,還請姑且收回目光,不再對此界加以關注如何?”

姑且不說大日如來所言是否可信,但問題是像對方這種存在,僅僅是觀察也足以改變很多東西。哪怕他真的不會對這個世界作出任何事情,但對于影響力跨越多元的祂而言,也不排除會通過觀察這一界的自己,來針對其他世界的自己。單就因為祂目光的存在,王宗超就不得不隱遁了一百二十多年,如今又哪容對方繼續冷眼旁觀下去?

“我無意于至尊不利,至尊無需如此。”佛陀由兩團星云形成的雙眼遙遙凝視著他,淡然回道。

沒有什么多余的出言威脅或者討價還價,王宗超很清楚對方用意何在,忽然點點頭,伸出手說道:“單憑我這么幾句話,就想讓佛主從此退去,也未免太過失禮。那么,佛主且看此物!”

話音方落,阿卡朵與彌斯力亞忽然覺察到,王宗超伸出的手中,多了一枚“珠子”。

說是“珠子”,只是一種并不貼切的形容,事實上王宗超手中之物混混蒙蒙,晦明不定,也根本說不清究竟是圓是方,甚至不好說它是具體存在還是一種錯覺。在它身上,根本無從解讀出任何具體的信息。

這枚珠子一朝出現,一種無可辨,無可知,無可想的混蒙之感便開始無止境地膨脹,也說不清究竟是僅僅作用于關注者的心靈,還是作用于整個宇宙。下一刻,一切的心靈、現實、時間、空間都徹底陷入無邊無際,無止無終的混沌鴻蒙之中……

在世界徹底陷入混沌之前,又恍惚只見無窮遙遠的億萬星辰同時亮起,但這一亮卻無任何的色彩,只是純粹的寂滅無色之光,星光陽光月光、盡化清凈莊嚴的佛光。佛光又映出一方無邊無色,橫跨無窮劫數的巨掌,自下而上將整個太陽系都托舉于掌心,似要在世界陷入混沌之前將蒼生萬眾都超度到彼岸,又似要將混沌捏在掌心……

“原來如此,這就是‘混沌都天雷珠’了……”佛陀頷首點頭,“既然至尊之意已決,我便從此再不關注此界,亦就此了斷與此界相關的一切因果。”

“這是怎么回事?剛剛老爸向對方展示了什么?”彌斯力亞在旁看得困惑不已,他只知道王宗超言下之意,正要向對方展示什么東西,但偏偏又沒有任何動作,而后佛陀卻似乎已經看到什么“混沌都天雷珠”,立即爽快答應走人。

莫名的,他卻生出了一個說不清是妄想還是突發奇想的念頭,王宗超剛剛已拿出某個恐怖的事物,某個有可能導致整個宇宙為之毀滅的恐怖之物!而大日如來,剛剛也顯露了難以想象的茫茫佛威!

他卻不知道,王宗超的確是已向星云佛陀展示了“混沌都天雷珠”,但卻并非在真實的時間線,而是在另外一條虛時間分支。他只是憑著接近六劫鬼仙的精神修為,隱約感應到那個虛時間線的零散信息。

正常的宇宙,無時不刻會因概率變動而分化出無數平行分支,不過其中絕大多數無法穩定維持,而是轉瞬滅亡消逝,就像一個人脫落的皮屑、毛發一樣。王宗超正是利用了這么一個虛時空展示了“混沌都天雷珠”,而大日如來也同樣在這一個虛時空之中出掌,稍稍“掂量”了一下混沌的分量。

兩者的這番動靜,又加速了那個虛時空分支的泯滅,大概從原本可以存在幾十微秒(1秒=1000000毫秒),變成只有區區幾納秒(1微秒=1000納秒)。

事實上,盤古態王宗超不僅僅在每個宇宙的“王宗超現象”留下信息,而且還留下力量,只是等閑不會動用,只凝成“混沌都天雷珠”。此珠打出,即可爆發連金仙都需退避三舍,無法以一切后天概念衡量判斷其威力與后果的“混沌都天神雷”。雖然洪荒界那種大道法則強大且穩固的世界足以承受有余,但此方宇宙卻已膨脹、分化百億年以上,大道法則早已遁去,相當于已經分裂、膨脹得頗為脆弱的泡沫,能否承受得起一發“混沌都天神雷”還很難說。無論是用來徹底抹滅大日如來的投影,還是一拍兩散讓對方什么都看不到,都顯然是夠了。

畢竟此珠是來自“混沌源海”的最為正宗的混沌之氣,哪怕不發動,僅僅稍為展示,都有可能引發所在宇宙排斥,同時也可能導致近距離感知混沌的阿卡朵母子陷入不測,所以王宗超僅僅借用一個虛幻時空分支以作展示。畢竟,任何宇宙都不會對一個注定消亡的虛幻時空分支有多在意,而以大日如來的境界,哪怕是夢幻泡影般的虛時空分支,也盡在他把握之中。

“佛主剛剛一下出掌,卻也有意思得很!”眼看著大日如來要走,卻聽王宗超高聲喊道:“佛主要走之前,何不為這個世界留下什么,比如全套正宗‘如來神掌’之類,反正我保證不會去刻意壓制這個世界的佛門。”

“無妨,一切隨緣。若是至尊對全套正宗‘如來神掌’感興趣,可自行去取。”伴隨一聲佛語之后,星云佛陀之像已然全消,仿佛億萬群星的運行,只是因緣巧合于此刻此地恰好映出這么一尊佛像奇觀,但過了時限,便自然而然地恢復如常。

彌斯力亞若有所思,忽然一掌徐徐托出,一掌之上,般若無量,佛國隱顯,一時恍若有將日月宇宙,億萬眾生都托承其上,從無邊苦海高舉而出,超脫欲界、色界,直抵彼岸的韻味。

不過其中韻味異常淡薄,氣勢全無,恍恍惚惚,稍縱即逝,唯有王宗超稍稍瞥了他掌上一眼,卻不說什么。

“大日如來,就是傳說中的佛祖嗎?”良久之后,阿卡朵才忍不住出聲詢問,“祂關注這個世界這么久,所謀應當不小。你逼走祂,祂能善罷甘休?”

“也不能等同于佛祖,更確切說應是佛祖的一尊業遍虛空,全知遍照之法相,而你們所看到的,只不過是法相在此界的投影罷了。”王宗超搖搖頭,風輕云淡道,“這尊法相觀三千界如觀三千浮塵,蘊含無量大威德力,區區風云世界,于他而言也沒重要到非要計較不可的地步。祂所作姿態,也不過是要借機確認我身上是否有‘混沌都天雷珠’,以及雷珠大概威力罷了。我爽快亮明了,也算是送他一份足夠分量的臨別贈禮!

所以祂不僅走了,還答應了斷這個世界的一切因果,自然也不會有什么找回場子的舉動。從此之后,我們大可以當祂從未存在過。”

“那好吧……”阿卡朵輕嘆一聲,“反正這也不是需要我煩惱的事。”

沉默了片刻之后,彌斯力亞忽然開口道:“爸,媽,我已打算接受主神空間的邀請,成為輪回者!”

“成為輪回者嗎?”阿卡朵聞言微微一驚,“這意味著什么,你應該很清楚吧?”

“意味著無限的機遇,以及無限的風險!”彌斯力亞語氣沉靜地回道,“若是僅僅是剛剛那一伙輪回者還罷了,但聽了爸的講述,還有剛剛我們見識到的一幕,我已經打定了主意,要借輪回者身份出去走走!”

“我和你爸倒是不用你操心,不過你這么拍拍屁股走人了,你那八個紅顏知己怎么辦?”阿卡朵面無表情看著兒子,就像看著某個糟蹋良家婦女的渣男,“別看你媽這些年一直在天上,不過我一直‘看著’呢!”

彌斯力亞聞言面色一僵,額頭開始有細汗滲出:“話可不能亂說,明明無論怎么算,最多也只有五個,而且還不是一次生死輪回里的事,而且基本只是純潔的‘神交’……”

期期艾艾辯解了幾句后,他忽然又嘆了一聲,換了一種稍見滄桑的老成語氣說道:“總之,我會像爸以前一樣,常回來看看……未來若能與爸一樣超脫輪回,化身無數,又何嘗不能做到‘不負如來不負卿’?”

阿卡朵眸光流轉,瞥了王宗超一眼,沒有說話。

王宗超只得咳嗽一聲,正色問道:“你獲得了主神空間的邀請,一直都有效嗎?”

彌斯力亞搖搖頭:“并不是,只在一天內有效,一天內如果不接受成為輪回者,則邀請作廢!”

“向你發出邀請的那個主神空間,并非我曾在的那個。”王宗超語氣篤定地下了結論,“這伙輪回者完全沒有開啟基因鎖的痕跡,而從他們的能力與作風看,經歷的也并不是需不斷游走于生死線,刺激開鎖的那種任務設置。這樣的主神空間,另有背景與目的,不過與我曾在的那個主神空間,必然存在著某些不可分割的因果牽連。”

“不是你所在的主神空間嗎?”彌斯力亞奇怪地問道,“那么你所知的主神空間,又有哪些?”

“據我所知,諸天萬界的‘主神空間’,簡直就是五花八門,不勝枚舉!”王宗超嘿然而笑:“‘主神空間’只是一種模式,只要掌握了異界穿梭、虛空開辟,或者念通諸界、念成諸界手段,都可以著手創立。其目的無論是篩選、歷練、培養傳人、打手、同道者之類,還是作試驗、玩游戲、作賭局、搞交易與合作平臺、平衡調節諸界因果功業等等,都完全可以借此進行,極為方便。其中低端的只是搞搞神念穿越或虛擬幻境,讓阿貓阿狗幾只玩玩過家家;高端的可以高端的則是實體穿越甚至自行開辟創造劇情世界,連我都無從捕捉其行跡。至少,即使是身在‘混沌源海’的我,也搞不清最初的‘主神空間’到底是哪一個,又是何人所立,因何而立。無數‘主神空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因果彼此糾纏串聯到一起,早已形成一團盤根錯節,無從理清的亂麻。

邀請你的主神空間的輪回者實力暫且不說,但單就能在我眼皮底下將輪回者靈魂收回,又及時抹滅與之相關的大多數信息來看,倒也不是簡單貨色,至少不會比我曾在的主神空間差多少。”

“那還好……”彌斯力亞點點頭,忽然若有所思道,“你說創立‘主神空間’的門檻不高,那么你自己與中洲武神,豈不就完全可以搞一個?剛剛那一伙輪回者該不會就是來自你創立的主神空間,故作玄虛讓我加入的,到時候隊友里頭還有你吧?”

王宗超聽得臉一黑:“為何有這種想法?”

彌斯力亞兩手一攤,一臉無辜道:“我亂猜的,不是的話就別往心里去啊!”

王宗超側目看著他好一會,片刻之后才皺眉說道:“我剛剛發現,若你要成為輪回者,有著一個致命的缺陷!”

“喔?什么缺陷?”彌斯力亞愕然詢問:“我可是沒廢什么力氣就團滅一隊應該還算資深的輪回者啊!”

“你的缺陷就在于:起點太高,但又不算足夠高。換句話說就是高不成,低不就!”王宗超毫不客氣的說道:“現在的你,本命修法,乃至進階的思路都已經基本定下了。若去主神空間,前期雖然有著巨大優勢,可越到后期,你的既定道路以及連帶的‘知見障’越會妨礙你真正涉足臨圣!

再加上你知道得太多而又自以為是,若是心中還存著‘我的主神空間可能是我家開的’這種念想,對于你可絕不是好事!”

彌斯力亞立即就聽明白了:“所以爸的意思是說:在我去主神空間之前,要么把我的起點提到足夠高,要么干脆壓到足夠低。”

“前者當然是不可能的,就算勉強做到,也是揠苗助長。”王宗超看著他,頗有深意地一笑道:“所以,其實也就剩下后一個選項了。當然,我指的不是在你去主神空間前把你打成重傷或者散去你的功力,這是沒有意義的,只要有機會申請主神修復就是。

好在你自創的‘生死涅槃道’,每一次境界突破,涅槃轉生之后,除了體質與功力蛻變提升之外,還會伴隨著心靈也從死到生輪回一次。某種程度上,幾乎相當于原有的靈魂消逝,一個新生的靈魂取而代之,只是繼承了前者的所有記憶而已。你已經完成了‘四世’了,在進入主神空間之前,索性再‘死一次’,完成‘第五世’!”

彌斯力亞一怔:“我現在距離上一次重生不過二十三年,修煉還沒到突破的瓶頸,可不是想死就能死……”

“沒關系,‘想死’的話我隨時可以幫你。”王宗超說話時始終帶著“和藹”的微笑,卻看得彌斯力亞打了個冷戰。

只聽王宗超接著說道:“而且我還可以幫你‘死得’干凈徹底,渾忘過去的一切,需要隨著時間推移才能慢慢重拾以往的記憶。這對于初入主神空間的你來說,初期的危險自然會大增,不過也給予你超越以往藩籬,充分發揮天賦靈性,重新定位自我道路的足夠廣闊的余地。

當然,你去主神空間后重新選擇道路,也未必就會比繼續沿著自創的成熟道路走下去好。畢竟你所自創的體系,在主神空間也已足夠評上S級了,而且還有著不少進一步完善改良的空間,也未必不能以此為主干成就圣階。

所以,我不強求你接受。是否以全新的面貌,從零開始前往主神空間,最終取決于你!”

彌斯力亞深思片刻,忽然揚聲而笑:“也好,就眼下這幅樣子去主神空間,心中總有些難割難舍的念想,而且有種開掛作弊的羞恥感,倒不如索性重頭開始,輕裝上陣!”

“很好。”王宗超拍了拍他的肩膀,看著他雙眼,忽然目光一凝:“接下來的手段可能會有點激烈,我會把你的精神送去八十一年前的‘九空武界’!”

“八十一年前,豈不是傳言‘九空武界’遭遇驚世大劫,分裂出‘九空獄界’,無人能回溯的一段禁區,等一下……”

話音未落,眼前景象已為之大異,彌斯力亞已發現自己身處某處并無任何具體實物存在,但又絕非一無所有的空間。在他的面前,儼然有著一朵又一朵熾烈燃燒的黑色火焰,猶如漆黑蓮華一般,不住地朝四面八方延伸。(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無限道武者路 https://tw.8wav.net/Read/831/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