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六百九十七章 我曾在,即永在 回到首頁

第六百九十七章 我曾在,即永在
無限道武者路第六百九十七章 我曾在,即永在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都一百多年過去了,你也總算記得過來看看了……”

怔了一怔之后,青年便重新恢復了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語帶唏噓地說了一句。

“都快兩百歲的人了,少鬧小孩子別扭。”王宗超不知何時已出現在他身側,毫無半點不自然之處,“事實上,我一直都在。”

“你不會是說‘中洲武神’吧?”青年瞥了他一眼,“理論上,他不過是你某些理念的具體化而已,沒啥人性可言,不過大概也就正因為這樣,倒也稱得上‘汝妻子他養之,汝就勿慮了’……哎呀!”

話音未落,青年腦門便挨了一記“爆栗”,隨即習慣地擺出抱頭蹲防的姿態,隨即才從這一敲熟悉無比,獨一無二的角度、力道反應過來,瞠目直喊:“你是……‘傅大叔’?”

當年鬼神世界,在時空風暴來臨之前,王宗超便架起能夠在鬼神世界與風云世界之間實體穿越的跨界之橋,將阿卡朵與彌斯力亞母子都一應送往風云世界。本來實體穿越,難度與耗費比神念穿越大上萬倍不止,已然超越了當時的中洲武神與王宗超的能耐上限。不過當時正好有得自埃及、高天原神域的大量神力,甚至來不及在虛空風暴來臨之前全部送去九空武界,而且要徹底納為中洲武神所有也需要耗費相當時間去消化。所以干脆一次性揮霍燃燒大半部分,再加上借香格里拉的佛祖舍利縱觀諸界,定位好虛空道標,將兩人一并送走。

畢竟,若是虛空風暴降臨,不僅絕大多數修行體系都大受制約,而且也代表著中洲武神在鬼神世界剛剛打下的根基化為烏有。甚至當時的王宗超還不確定主神能否在虛空風暴籠罩的情況下將輪回者繼續送往鬼神世界。再加上即將強勢來襲的仙秦,以及用意與作風都頗耐人尋味,未必可以信任的蓮花生一方,所以王宗超最終決定,還是將兩人送走。

阿卡朵了解到在諸神一戰后,血族的至高血神已投了香格里拉,而與自己一直過不去的舊血族十三氏族已基本可以宣告覆滅之后,倒也沒了什么非要留下不可的意思。反倒是剛剛習慣了在鬼神世界中國生活,而又莫名就要“背井離鄉”的彌斯力亞對此頗有微詞。而到了鬼神世界之后,阿卡朵又很快去了月球繼續她的《血月靈鑒》的修行。剩下彌斯力亞也就徹底成了“沒爹媽管的孩子”,至于中洲武神,也就僅僅賦予了他自有出入“九空武界”,以及對他開放絕大多數武學資源的權限,此外概不多加理會。

彌斯力亞早在來風云世界之前就通曉一大堆血族秘術、學自杜莫斯康主教的歐洲煉金術、黑科技以及主要學自石堅的道術,外加長期修行王宗超為他量身打造的基礎培元養氣煉體之法,雖然每一體系的境界都著實不高,但綜合實力已能比擬中等層次的先天高手,行走風云世界的江湖,本也不至于吃上什么苦頭。不過他終究閱歷淺,心性未定。而且更關鍵是,他主要成長的環境是在鬼神世界,在二十世紀背景的歐洲、中國,行事風格與認知觀念,與當時還在十四世紀的風云世界中國明朝著實差異不小!

另一方面,他又是個混血兒,在當時還普遍心高氣傲以天朝正邦自居的明朝人眼中,他也就是個行事離經叛道的色目蕃子。沒人知道,也壓根不會信他與中洲武神還有著什么血緣關系。不過一番闖蕩江湖,他倒是與一位同樣也是東西混血,孤高不群,一心求劍的少年劍客——龍兒在因緣際會下結成知己好友。

龍兒專注劍道,劍術天賦異常恐怖,正面戰力極強。而他在當時的戰力雖弱了些,但卻擅長各種五花八門的異術方面,兩人正好實現互補。很快的,這一對搭檔就開始了游歷武林,行遍武界,挑戰各派高手的危險游戲。又以兩人堪稱不講道理的成長速度,在短短兩三年間將整個武林、武界都掀了個底朝天。五年之后,兩人已有了“天人以下無抗手”的名頭,傳聞即使是當年屈指可數的幾位天人高手,若不以力壓人,對上兩人中任何一位也無必勝把握!

如此一來,也就難免有受挫于兩人許多高手、宗師心中不忿,更因兩人混血的身份與過份年輕的年齡而橫生份外恥辱。在堂堂正正比武不能取勝的情況下,流言構陷,財色巧誘,陰謀挑撥一系列陰招也就接踵而來。即使是中洲武神,也不能徹底革清的江湖陰暗面很快讓兩名年輕人見識到何謂人心叵測。期間,兩人甚至曾一度因中了挑撥離間之計而彼此誤會,反目成仇,差點拼個你死我活。

不過在此期間,卻好在有一位姓傅的神秘中年男子總會在一些關鍵時刻看似湊巧地出現,給予他某些必要的幫助與提點,這使得他終究沒有黑化或者干出什么釀成大恨的錯事。慢慢的,此人與他成了亦師亦友,非親非故卻又更勝長輩親尊的關系,而每當他犯渾的時候,此人隨手一個“爆栗”敲他腦袋上就能把他敲醒,哪怕他后來突破了天人境界也都難逃這一敲。如今看來,哪怕是實力早已超越等閑天人范疇,他也仍然躲不過這一敲!

“……爸你這樣搞,很好玩嗎?”彌斯力亞吐出一口長氣,一時真個無話可說,他很快又意識到除了“傅大叔”之外,自己百多年的“漫長”人生中曾好幾個對自己有著不小影響的人物似乎也是有問題的……要說這究竟是一種感覺,差不多也就是你爸平時常年出差對你不聞不問,但你玩任何一個網游游戲,你爸總會開小號當你游戲中的隊友或對手,變著法子給你灌雞湯一樣!

“沒辦法,因為按照正常的‘時間線’,我在這一段時間是不該出現在這里的……”王宗超也嘆了口氣,卻是一幅“你爸我也很無奈”模樣。

“對了,你身為輪回者,不是要不時回歸主神空間,并被主神不斷傳送到其他世界,為什么能夠‘一直在’?”彌斯力亞疑惑的目光落到王宗超手腕上,“你已經不是輪回者了?什么時候的事?”

“這個問題,解釋起來有點麻煩。”王宗超稍稍沉吟了一下回道:“如果指這個時空的‘我’的話,早在一百二十八年前,在初步完成‘天人煉竅法’后,我就脫離輪回者的身份而一直留了下來。”

“這不可能!”彌斯力亞明顯不信:“在此之后,你不是還以輪回者的身份去了我所在世界,還把我和我媽送到這個世界來嗎?”

“沒有錯,但那是另外一條時間線的我了。在主神將我從這個世界傳送走的一瞬,我留在這個世界的一個隱藏法則就被觸發,重置了時間線。所以對于這個世界來說,我相當于沒有被傳送走。”

見彌斯力亞一臉懵懂的樣子,王宗超擺手止住他發問,望向月球的所在,“我已經叫醒你媽了,一會再一起說清楚吧!”

話音未落,就見月球之上億萬花瓣繽紛,匯成無邊花潮向月球的高空漫涌,又在無形中繚繞著巨大掌印的掌心,重重疊疊環繞拱衛著一朵徐徐開放,越長越高的巨大淡血色玫瑰。遠遠看上去,就像巨掌掌心突然睜開一只巨大血瞳,在遮天蔽月的花潮絢彩之中,將驚心動魄的詭秘目光遙遙投向大地。

“老媽這蘇醒場面大是夠大,但也夠邪性!”彌斯力亞無奈搖頭:“我看很快的,就有諸如‘中洲武神當年一掌是為了封印月中血妖,但封印卻被不斷侵蝕瓦解,現在血妖已復蘇’之類亂七八糟謠言遍地流傳。不過眼下歐洲才剛好是夜晚,‘紅月會’估計會像打了雞血一樣,引起涉及百萬人規模的動亂都是輕的!”

彌斯力亞雖然看來年輕,但再怎么說都有著不折不扣的過百年閱歷,對于人心人性乃至整個人類社會都已有頗深了解,甚至他本身早已是攪動全球風云的大人物。前十數年間,他主要在華夏、東瀛等地活動,而后他就開始以整個世界為活動舞臺。期間,他甚至在風云世界的歐洲經營發展出可以與東方武道在一定程度上抗衡的勢力,其名號就是“紅月會”。如果說東方的“拜月教”主要拜的是武神印在月球上的一掌,那么“紅月會”的信仰就是沖著月球花海而去。

當年風云世界的華夏憑著“九空武界”的近水樓臺,率先完成“武道革命”,將武道全面引入生產領域,當生產力發展到一定程度后,也就自然而然走上海外擴張,經略全球的道路。而當時的歐洲雖然也擁有各種具備獨到之長的武道流派,但底蘊卻不能與華夏相比,而且武學的普及更遠不能與華夏相提并論。面對以“真氣動力”驅動的航海寶艦,面對踏波蹈海如履平地,潛水大半時辰都不需換氣,隨手甩出的暗器殺傷力也不下火槍,而且還能各種花樣拐彎的護艦高手,歐洲人在一開始壓根就束手無策,基本也就只有任由揉捏的份。

或是因為對歐洲存著某種似是而非的念故之情,或是不忿眾多中原高手目空天下,視一切異族為蠻夷的嘴臉,或是因為要證明自己,證明中洲武神的某些理念謬誤,彌斯力亞轉向歐洲,憑著融會貫通在“九空武界”學得的武技,以及通曉的道術、風水、血族魔法、煉金術等而獨創的法武合一修行體系,一舉成立了“紅月會”。

“紅月會”的成員以修行駕馭人體的生死二氣為根本法門,在這個領域,彌斯力亞的天賦絕對堪稱恐怖,遠不是普通人類武者所能想象,所以創造出的功法絕對超越了風云世界“寂滅兇亡”之類任何一種涉及生死二氣的功法。而在此基礎上,還要配合服用奇藥、煉金改造等手段,下聚風水地脈靈氣,上納隨著月球花海漸漸覆蓋月表而出現微妙異化的月光以修行。而且這些人每當突破境界,便需服下改良自“逆乾坤”的特殊藥物,進入假死狀態,將自己埋入特定的風**地,往往經年累月之后才破土重生,每次“復活”,功力與壽命都會大增,理論上若是一直修行順利活個幾千年也沒什么問題,不過若不能突破,也就等同于入土為安了。

另一方面,這種修行體系也極為重視精神與靈魂修煉,在第一次突破生死界限之后就能做到靈魂出竅,假死之際,自己就能為自己“守靈”,遇到敵人來襲也能呼喚同伴相助,若突破失敗,生死之氣返原散溢,也能喚來同門及時轉贈。雖說他們每次突破都頗為兇險,但作為一個群體,修行效率卻是極高,在短短十數年間,就成了西方對抗東方擴張的一柄利刃。而由于其一系列詭秘修行方式以及靈魂出竅、生靈傀儡、尸體煉制與操縱一系列堪稱邪異的能力,他們也被東方武者以及部分西方人視為妖魔或者不死者、還魂尸!

某種程度上,“紅月會”的成員相當于彌斯力亞在風云世界一手締造的“新血族”,由于需要涉及人體改造,他們的體質其實與常人已然迥異,不過再怎么說,也不會比帝釋天、邪皇的神獸、魔化改造來得更不像人。而且相比傳統血族,他們徹底脫離了血脈傳承局限,更沒有嗜血與畏懼日光之類弱點,變成一種另類的修行宗派。值得一提的是,彌斯力亞所發展的“紅月會”首個成員,堅決抵御東方勢力入侵的頭號悍將,就是當年羅馬尼亞的弗拉德三世,他的另一個著名稱號,就是“德古拉”!

“紅月會”因為主要對手是東方武者,自然不會去崇拜中洲武神,能夠只是敬而遠之,不去刻意妖魔化就不錯了。而他們雖為正式立神名、定教義,但卻是以紅月為崇拜對象,如今月相異變,對于他們來說沖擊自然是最大的。當然他們若是清楚紅月的真正成因以及與中洲武神的關系,表情必定會非同一般的精彩。

“持神生驕,因神而狂,這可真不是好事……這個世界被神道介入太深,這的確是當年我未曾深思而妄為之過!”王宗超默然片刻,隨手輕揮,就見原本已被彌斯力亞的大范圍攻擊化為烏有的許多殘破的高科技武器、戰艦殘骸、一柄戰錘以及某些魔法物品如時間倒流般重新顯現出來,伴隨著許多殘碎意念,在某種無形氣膜包裹防護之下紛紛散落地球去了。

彌斯力亞的攻擊主要能源來自匯聚陽光,當屬性可不止光熱殺傷那么簡單,還潛藏著虛空殛震、虛實真空渦流一系列變化,哪怕超人強化輪回者對于光熱有著極高抗性,也照樣不留全尸,更不用提殺傷覆蓋范圍內的其他事物。而此時此刻,王宗超卻輕易將其赴原出來。

“這是,逆轉時光?你的境界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彌斯力亞看得一怔,“你這是想讓風云世界的人們接收輪回者的遺物?”

“不,只是提取出存在于過去的信息,再讓被摧毀的物質能量憑此復原,還不至于到逆轉時光那么高難度高風險的地步!”王宗超舉目遙望地球,嘆了口氣道:“我當年不知收斂,以致過猶不及,現在風云世界的許多武者都有視武道為終極真理,舍武之外萬般皆下乘的意思了。原本照著正常的軌跡發展下去,武道并不會一直一枝獨秀,反而會在十六到二十世紀期間陷入衰落,讓科技得以追趕上來。此后武學又會結合科技,在二十世紀末開始復興。在更遙遠的未來,還會發展出‘超武科技’,比如量產式龍元武者,比如‘生命金屬’,以及以‘生命金屬’制造的,近乎人造之神的‘半邊神’,還有以‘摩訶無量’原理為動力源的準永動機。不過眼下,武道在可以預測的未來卻幾乎看不到半點會暫時衰落的跡象,沒了足夠分量的挑戰者。

你成立‘紅月會’,教會人們除了東方武道之外還存在著其他不容小覷的力量,這很不錯。不過你的自創的力量體系畢竟也有很深東方武道痕跡,可以視為東方武道的一個分支變種。倒不如索性將輪回者的高端科技、魔法散布下去。”

輪回者不清楚一點是:中洲武神早已能夠清楚窺見風云世界的未來,只是未來是由無數可能性構成,不僅信息量大了一個量級,而且更容易引發各種誤判,所以不會提供給任何武者直接觀察未來的機會。而當某種未來成為主流后,就會占據絕大多數未來視野,不過卻不代表無法被改變,若其成因被提前扼殺,相應的未來就會趨于黯淡乃至徹底消失。而輪回者們最作死的行為就是:將對風云世界的大規模打擊列為計劃,這種規模的重大災難,在中洲武神眼中的未來景象絕對堪稱刺眼,又豈能不加理會?那種情況下,幾乎所有能夠溝通中洲武神的強大武者都會提前收到警示。若是輪回者們僅僅轟炸了月球背面見好就收,中洲武神也未必能夠在他們回歸前反應過來。畢竟,中洲武神未來觀察的范圍基本也就局限于地球表面,不會隨便耗費神力放大到整個地月系甚至太陽系。

“但是沒有基礎的話,這些玩意很難被理解與接受吧?”彌斯力亞皺了皺眉,“話說回來,你還復原了輪回者的靈魂碎片?”

“沒有,輪回者的靈魂都會被主神空間回收,我也干涉不了。”王宗超擺擺手道:“確切說,只是從他們存在于過去的信息中復原出有關科技與魔法的記憶碎片。你的自創體系對于神魂的修煉較為細膩全面,比較容易接受這些信息。相反東方武者的武道元神殺伐之氣太強,就難以順利接受。有了這些信息,他們要研究、修復、復制那些科技與魔法器具,就不會全無頭緒。當然,那些東西都沒有完全復原,不可能馬上就有什么人運用科技武器與禁咒毀城滅地!”

“我明白你的意思,風云世界武道獨尊的局面持續下去必然會越來越一潭死水,所以需要其他體系加入去攪局盤活!”彌斯力亞若有所思道:“難怪這百年間中洲武神的存在感越來越低,也是出于這方面考慮吧?”

(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無限道武者路 https://tw.8wav.net/Read/831/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