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百五十七章 甜金瓜八寶蓮子泥(中)兩更合一 回到首頁

第一百五十七章 甜金瓜八寶蓮子泥(中)兩更合一
妙手生香第一百五十七章 甜金瓜八寶蓮子泥(中)兩更合一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含釧回過頭,鐘嬤嬤面色也不好,甚至稱得上面如死灰。m.pinsuge.com

宮里出來的,都明白這意味著什么。

被扣住,不死也要脫層皮。

含釧蹲下身子,強迫崔氏與自己對視,開始不覺得,一開口卻聽見自己的聲音喑啞發顫,“嫂嫂,你仔細想想,這段時間有無不妥之處?或是奇怪的地方?若是有,你提早同我說,咱們坐在一起商量合計,總能有個法子。”

崔氏偏頭想了想,隔了許久才低著頭,一邊哭一邊搖頭,“真沒有...真沒有的...”

含釧輕輕點點頭,扶著柱子緩緩站起身來,立在原處低頭想了許久。

腦子飛速運轉,有千百條消息在腦海中一閃而過。

鐘嬤嬤上前將含釧扶住,有溫度的掌心撐在含釧的后背上,“先將情況打探清楚吧,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咱們就算是想動作,也沒辦法。”

含釧輕輕點了點頭,想了想,轉身回廳堂將柜臺下的大木匣子抱在懷里,又急匆匆地跑到東廂將藏在柜子后的木匣子拿出來,一打開將里面薄薄一沓銀票全部抽了出來,一張銀票五十兩,略略估算這兒有二十來張,沒了銀票,木匣子里空蕩蕩的,還剩了點零星可憐的碎銀子,含釧索性一把抓了出來,將銀票折成四疊,連帶著碎銀子放進布香包里揣進懷中。

含釧獨自站在東廂房里,四周都靜悄悄的,眼眶一熱,眼淚一下子噴涌而出。

含釧輕輕吸了吸鼻子,拿手背擦干眼睛,又將上了鎖的梳妝臺打開?將珍而重之放著的房契拿了出來?一并塞進了懷中。

食肆眾人都換了衣裳,廳堂的油燈點得亮亮的。

除卻崔氏嚶嚶在哭?所有人都面色凝重圍成一圈等著含釧。

崔二輕輕拉了拉姑母的衣角?低聲勸道,“...大家伙都在想辦法呢...愣一直哭?除了惹人討厭,沒別的用處。”

崔氏的哭聲漸漸弱了下去。

含釧撐著手?將銀票分作三份?低聲道,“...小雙兒和嫂嫂還是去胡家等著,請胡太醫看在世交的面子上一定幫忙;鐘嬤嬤您仔細想想,在宮外有無使得上的關系?若需銀錢開路?直管同我說,只要能塞錢,無論多寡,咱如今有的能盡數給出去,咱若是沒那么多?這屋子的房契、‘時鮮’的名號全都能抵出去。”

小雙兒低著頭吸了吸氣,眼睛紅紅的。

含釧輕輕拍了拍小雙兒的腦袋?扯出一絲笑,“宅子沒了?店沒了,咱還能努力干?拼命干?買回來——那可是我的師傅呀。”

小雙兒抽泣了兩聲?輕輕點點頭,“...知道的,奴知道的。”

鐘嬤嬤將銀票往回一推,弓著腰,“老婆子還有私產呢!用不著你的錢!”

含釧有些繃不住,偏頭揉了揉鼻根,將眼淚硬生生地逼了回去。

窗欞外的雨越來越大,狠狠砸在院落中,枝葉繁茂的柿子樹被疾風勁雨吹打得枝椏四處胡亂拍打。

含釧和拉提一組,拉提舉著油紙傘,含釧拎著油紙燈籠,在昏暗的雨夜里淌水穿過幾道胡同,來到了一處門檻極高、朱漆青瓦的府邸,含釧輕輕扣了門,沒一會兒便聽見門房被擾了好夢不耐煩的聲音,“誰呀!”

含釧揚起聲音,“‘時鮮’食肆的老板娘,求見三郎君!”

門房約莫是沒聽懂,嘟嘟囔囔的,半晌沒動靜。

含釧語氣放得很低,從門縫里塞了張五十兩的銀票進去,“...求您行行好,幫兒通傳一聲。兒知如今夜深了,您也為難...真的是很急事,三郎君一聽是兒,也一定會來見的...兒不進去...不擾府里主子們的休息,只是求您一定幫兒通穿到三郎君...”

含釧揪著銀票,門里許久沒響動,隔了一會兒,銀票從門縫里“咻”的一聲梭了進去。

五十兩,不是個小數目。

如今深夜天黑,唯有錢帛動人心了!

門房見著錢,清醒了幾分,門內傳來遲疑的聲音,“從外門...還要通報進內門...如今主子們都睡了...若是因此受了主子責罰...”

含釧咬咬牙,再從懷里抽出一張銀票塞進門縫,“...您著實勞苦了...”

一百兩銀子在手,門房樂呵呵的——這和做著夢被銀子砸醒有啥區別?

若是來找其他主子,他是一定不會答應的,三郎君倒是可以試一試,這位郎君性子好,也體諒人,再聽門外是個年紀輕輕的姑娘...門房將大門“嘎吱”一聲打開了一條小縫兒,待看清含釧的相貌,呵!這還是個相貌不凡的姑娘呢!

一個漂亮姑娘,夜深人靜來找三郎君...

門房倒是不敢怠慢了,看了眼含釧,“您稍等等!”便埋頭鉆進悠長的回廊。

含釧忐忑地站在門口,腳上如同長了幾根尖銳的刺,壓根立不住——張三郎是她認識的、愿意幫忙、且有能力幫忙的唯一人選了,縱然是以卵擊石,她也得試試啊!是白爺爺呀!是教她、接納她、愛護她的白爺爺呀!

隔了一會兒,便見張三郎披著外裳,快步從游廊走了出來,一見真是含釧,有些著急,“怎么了?”

含釧抿了抿唇,長話短說,“想求求您,能否打探一下如今宮里的情形?兒的師傅被扣在了宮里,生死不知,兒實在是不知道尋誰幫忙了,也實在是給您找麻煩了。若您有門道,請一定幫一幫兒,若您沒有門道,兒也謝謝您這更深露重出來見兒。”

張三郎蹙了眉頭,突然想起含釧那一手爐火純青的官家菜..原是如此!

是宮里出來的呀!

張三郎再聽含釧說后話,沉吟半晌,開了口,“你先進來門房坐一坐。”埋頭想了想,急匆匆地拿起傘往外走,“我有個同窗,如今是羽林衛!他或許能知道!”

羽林衛是負責守衛宮闈的侍衛!

就像穿過狹窄悠長的洞穴,突然看到了光明!

含釧趕緊狠狠點頭,坐在門房遞過來的杌凳上,再次陷入焦灼的等待。

張三郎回來得快,一看便是沒打傘跑回來的,臉上頭發上全是雨水和汗,臉色不太好,抹了把頭發,“...他今兒個剛下值,便被我從床上撈起來了,說是晚膳后便封了長樂宮,不許人進出,連帶著宮闈的內門和二門進出都非常嚴苛...”張三郎聲音一低,“說是那位懷有皇嗣的淑妃娘娘突然發作,情形...不太好...”

含釧臉色一變。

預想的事變成現實。(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妙手生香 https://tw.8wav.net/Read/8155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