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百五十章 蜜汁火方(上) 回到首頁

第一百五十章 蜜汁火方(上)
妙手生香第一百五十章 蜜汁火方(上)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含釧把疑惑壓在心里,回了頭看向徐慨。m.vgamea.com

嗯...

她再不想承認,這個男人的品貌看上去著實有幾分姿色...

徐慨從回廊處一路走來,著一身靛青色素服長衫,頭發高高束起,一路過來眼神漠然,走路利落,微微偏過臉,優秀挺拔的五官顯露無疑。

含釧輕輕斂了眼睫。

“孫太醫。”徐慨走過來,手拱了拱,再看向含釧,“賀掌柜。”

白胡子大夫看了看秦王與這老板娘之間還挺熟稔,想了想,笑道,“倒沒想到能在這兒碰到您,您交待的事兒,微臣正干著。”

還干得挺好!

那小伙兒的左手,可是一天比一天好。

這功勞干了,就得說!

但不能自己說。

白胡子大夫笑盈盈看向含釧,等著含釧給他找補——這小老板娘,看著年紀不大,人情世故倒是頗通,必定知道他是啥意思。

誰知道等半天也沒等到含釧背書。

含釧是有些愣的。

所以,這位大夫壓根就不是甚江湖游醫,而是宮里太醫院的老太醫...來“時鮮”給拉提瞧病,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含釧眼神木木地看向徐慨。

是徐慨請的大夫?

所以才會隨口要診費,讓她看著給就得了...

所以才會任何時候都可以出診...

所以才那么巧,恰好她在為拉提找大夫,恰好這位孫太醫便出現在了東堂子胡同...

含釧看徐慨的眼神五味雜陳,徐慨后面的小肅公公聽孫太醫暴露了,先是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后一想,卻覺得是個契機,穩住心神看向徐慨。

沖啊!我的爺!

這機會都不沖!

找啥機會沖呀!

徐慨聽了孫太醫的話,眼眸都未抬半分,頷首點頭以示知曉,沒在此處過多糾結,抬頭看向含釧,“...夜里幫我留一桌,備上好菜好飯,食材上多注意些,來客不喜羊肉、鴨子等腥味重膻氣大的吃食,便照著宮里的口味安排即可。”

噢...

原是來訂餐的...

含釧從心里兀地升起一絲奇奇怪怪的失落,輕輕甩了甩頭,要把那點兒失落都甩走?再抬頭展顏笑了笑?“可是兩個人?口味上有忌口的嗎?辛辣?酸甜?都行嗎?約莫何時過來?”含釧話沒停,張嘴說個不停?“那兒照例給您留一張窗下的位子可好?再布置上時令的碗蓮可好?桌子是深絳色?碗蓮是粉桃色,再加上碧綠脆生的蓮葉?看上去好看極了...”

含釧喋喋不休,都是些無足輕重的小事。

徐慨點了點頭?都沒落座?隨口道,“你做主就行了。”

說著便抬腳出了食肆,又想起什么,轉過頭道?“這桂花糯米藕看上去不錯?晚上記得上一碟兒。”

說完就轉身走了。

小肅眼神瞥了眼含釧,再瞥了眼自家爺,眼珠子滴溜溜轉了三圈,趁主子爺還沒回過神的機會,趕忙上前同孫太醫交待?“...勞煩您了,咱們王爺特意交待了?那位小師傅可是賀掌柜的左膀右臂,一定要好好治、治得好。”

主子爺快走遠了。

小肅狠下心再多留片刻?跟含釧正正經經地福了福身,笑起來?“孫太醫是太醫院的老人兒了?先前干到院判告老回鄉?一手銀針功夫在太醫院幾十年都無人出其右,這次千辛萬苦請了孫太醫重新出山,您放心,拉提小師傅的手,沒問題。”

含釧胡亂點了點頭。

心里有點亂。

說不上來哪里亂。

反正就像調料瓶打倒了似的,酸的辣的甜的咸的全都有。

這是在干啥?

徐慨是在做什么?

他想做什么?

潤物細無聲地幫她?

出于左鄰右舍的情誼?

還是...

含釧深吸一口氣,重新展了笑顏,以更恭謹的態度招待了孫太醫,又重新做了安排,“...崔二,你每天早上起個早床,架上驢車去接孫太醫來扎針。”既是徐慨穿針引線介紹過來的,自然要方方面面照顧周全。

孫太醫連忙擺擺手,“不用不用,秦王殿下每日派了人來接的,您客氣了!”

含釧胸口更悶了,笑了笑,倒是很坦白,“往前不知道您的年歲和資歷,以為您是來撞運氣的游醫,始終有些戒備。您也自謙,從未透露一二...如今知道了,自是要更尊敬才好。”

孫太醫一笑,白胡子就翹了起來,笑聲都透露出幾分實誠,“哎呀!您有所不知,秦王府的肅爺特意囑托的,甭告訴您甭告訴您,害怕您心里有負擔。如此一來,小老兒這才...”

孫太醫嘿嘿嘿笑起來,這秦王與賀掌柜打的機鋒,他是老了看不懂了,哪有幫了忙不讓人知道的?

今兒個他瞧秦王來了,下意識起身告禮,告完禮心里就有些打鼓——他...是不是穿幫了?

可看秦王的神色,倒也沒怪罪他,這才放下心來——還好沒闖禍。

闖沒闖禍,只有徐慨心里知道。

徐慨一手隨意地搭在小案上,一手指尖輕輕敲打涼簟席,他沒說話,可氣氛有些低迷。

小肅立在徐慨身側,屏息靜氣,一點兒聲音也不敢發出來。

“往后做這些事,隱秘一些...”徐慨輕聲開了口。

小肅小覷了自家主子爺的神色,沒見怒意,語氣便稍松了松,“是。”還是解釋兩句,“孫太醫年歲大了,有時候有些記不清旁人說了甚,往后奴必定更警醒。”

頓了半晌。又想了想,心一橫,僭越便僭越吧,腰越佝越彎,還是把話說出了口,“其實,您為賀掌柜做了許多事...那支紅玉髓...裴家...鐘家...如今幫忙請個大夫為食肆的小師傅瞧病,實在不算是大事兒...”

小肅心里有些急。

有些事兒,您不說,又有誰會知道呢?

賀掌柜是個好的,為人處世、待人接物都是真心換真心,否則也不會將食肆經營得如火如荼,更結交了如張三郎、馮夫人這樣的權貴...

這樣的姑娘,說不做妾,可拿出真誠去換,若是真喜歡,便去爭取。

退一萬步。

王府得勢得寵的側妃,不比平頭百姓家的正妻,甚至小官小吏家的正室有體面嗎?

妙手生香 https://tw.8wav.net/Read/8155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