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章 冰糖雪梨 回到首頁

第一章 冰糖雪梨
妙手生香第一章 冰糖雪梨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時間,大概是這世上唯一一種不用付出便可獲取,不受人控制,不被人左右,無論被予者是否愿意,都始終堅定向前的存在。m.xllgz.com

乾元十二年初春,姑蘇城北,秦王府邸朱漆青瓦,檐角高高翹起,干凈利落得絲毫不拖泥帶水,這棟標準江南建筑上披紅掛綠,四處都洋溢著一股子喜氣兒。

賀含釧靠坐在掐金絲靛青蠶絲軟枕上,透過屋內四四方方的小窗一眼便瞧見了懸在梁下的大紅燈籠,笑著轉頭問,“阿蟬,咱們安哥兒是今兒娶親吧?”

“您說對了!昨兒個秦王殿下還來院門口給您問安,聽您在午睡就說等兩日再帶著新娘子來。”

賀含釧身邊穿著粗布衣裳的中年婦人回道,語氣里有藏不住的乖哄和安撫。

賀含釧歡快地抿嘴笑了笑,正欲開口,喉頭卻涌上一股濃重的甜腥味,“噗”的一聲大咳,素凈的只滾了一道斕邊的被褥瞬時出現了一片殷紅。

“阿蟬!”賀含釧來不及嘴角的血跡,連聲喚道,“快快!別讓旁人看見,趕緊送到浣衣...不不,咱們自己洗干凈,不能讓別人知道!今兒個是安哥兒好日子,不能叫我沖了喜氣!”

阿蟬趕緊撲上來,將被褥收攏在懷里抱著,埋頭往外走,剛一出門,門外的小丫頭伸手來接,藏在眼眸里的淚水再也忍不住了,眼淚速速往下墜,“蟬姑姑,咱們側妃太可憐了...今兒個是她親兒子成親,太妃將咱們側妃拘在屋里...小秦王也是,昨兒個來點個卯,明明都告訴了他,側妃咳得都吐血了...偏偏殿下點點頭,只讓我多燉點冰糖雪梨盅...”

約莫是傷心狠了,小丫頭哭聲陡然放大,“要是側妃喝點冰糖雪梨湯就能好,我愿意時時燉,日日燉...”

小丫頭的哭聲又尖又細。

阿蟬趕緊捂了丫頭的嘴,低聲斥道,“就你會哭!”阿蟬垂頭一眼看到那團鮮紅,眼眶泛紅,“行了行了,今兒娘娘精神頭比昨兒個好點,咱們別惹娘娘傷心了...”

門關得不嚴實,賀含釧聽見門外的聲音漸行漸遠,靠在軟枕上發愣,眼神一動不動地看著風將紅燈籠吹起,燈籠下的大紅穗子高高揚起,形成了一道美好的弧線。

賀含釧隨著那陣風,笑了起來。

老了老了,別人反倒覺得自己可憐了。

想想二十年前,誰人說起西六所的幫廚丫頭釧兒不艷羨一句“那丫頭運道好呀”...十三歲一手紅案白案,八大菜誰都吃得好,又到當時的四皇子徐慨身邊,因為人老實被四皇子生母順嬪娘娘指做了徐慨的通房,后來徐慨大婚,她又隨著他出宮開府成了他的妾室。

后來秦王妃張氏生不出孩子,她就被停了藥,生下了秦王長子徐康安...

賀含釧笑著,卻覺得眼角有些濕潤,拿手背一擦,才發現眼淚早已止不住了。

再后來呀,秦王突然暴斃,張氏成了秦王太妃,她的兒子成了小秦王,別人尊她一句“賀側太妃”,可事實上呢?徐康安出生后就被秦王抱到了正院,她從來沒有親手抱過她的孩子,一次都沒有。

秦王和張氏把她當做一劑毒藥,只要安哥兒沾染上了一點兒,就立時萬劫不復。

“咻——”

喜慶的嗩吶,聲音很響亮。

賀含釧被嚇得一抖,隨即方長呼出一口氣,床畔的杌凳上放著一盅冰糖雪梨湯,賀含釧艱難地伸手去夠,抿在口中,味道微微發苦。

她蹙了蹙眉,拿勺子舀了一勺,梨子的核竟然沒有去掉,不去核,湯是會苦的。

賀含釧愣了愣,索性將勺子放下,就著盅仰頭一飲而盡。

安哥兒讓她喝,她就喝吧。

她聽話一輩子,當宮女時聽管事嬤嬤的,當通房時聽四皇子的,當妾妃時聽王妃的...一輩子戰戰兢兢,為了活這條命,她怕了一輩子,就怕哪天板子落到了自己身上——她見過被杖責打死的人,是浣衣巷的小秋兒,因為洗皺了一件平素絹里衣,被內侍賞了二十杖,背上的肉都被打爛了,洼濕一片,發出腐爛惡臭的氣味,沒多久,小秋兒就死了。

賀含釧往里縮了縮,摸到了枕頭下的那本書,上面似乎還殘有那股冷冽的松柏香,讓人微微心安。

入夜,姑蘇城外禮花一簇接著一簇沖上天際,映得黑夜如白晝一般,內城的百姓歡呼雀躍,藩王大婚是大喜事,意味著明年的賦稅只會少不會再加了。

秦王府里里外外也透露著歡欣沸騰的氣氛,到處都是酒和硝煙混在一處的嗆鼻味。

賀含釧卻打著擺子,在床上縮成一團,時而發冷時而發熱,阿蟬為她疊上了三層厚棉絮,卻仍聽見她呢喃,“冷...冷..”阿蟬滿眼是淚,緊緊握住賀含釧的手,高聲叫道,“去叫大夫!快去叫大夫!”

“叫什么大夫?”

門“吱呀”一聲被推開。

屋內在一瞬間被那股陌生的喧囂充斥,又隨著門被闔上突然安靜。

阿蟬忙跪在地上,重重磕了三個響頭,“太妃娘娘,側妃自午后就開始打擺子,一直叫冷,怕是...怕是不行了...”阿蟬哭著一直磕頭,“得請個大夫來看看啊!”

秦王太妃張氏一身喜氣洋洋的正紅色,妝容整齊,神色肅穆,(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妙手生香 https://tw.8wav.net/Read/8155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