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Chapter70 我是賴祁俊 回到首頁

Chapter70 我是賴祁俊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Chapter70 我是賴祁俊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冷非競等人過去的時候,遠遠地就看見有一輛黑色的車子停在那屋子的外面。938小說網 www.938xs.com想來安宜他們也一定是在里面,眾人忙沖上前,發現房門被人從里面反鎖住了。

“安宜!”冷非競敲著門叫。

聞人暖和江瑾媛也跟著叫著,只有后面的秦雪不說話,她的目光緩緩地環顧著四周,她的牙關緊要,還在想著韓子喬出車禍的事情。

屋內,安宜想要出聲,突然聽見身邊的腳步聲響起。她吃了一驚,不自覺地回頭看著身后的人。安成勇的眼底依舊是滿滿的怒意,他的目光落在賴祁俊的身上,握緊的雙拳微微顫抖著。突然,他猛地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安宜驚呼著,見他高舉起了手盯著賴祁俊看。

賴祁俊倒是從容地望著他,嘴角泛著冷笑。他自己也弄不清楚此刻對著安成勇到底是種什么感情了,恨他嗎?肯定是恨的,因為這個男人讓他失去了軒軒,還讓他心愛的女人受到了傷害。

可是上天就是這么可笑,現在來告訴他這個男人居然是他的爸爸!

安宜被驚得一時間說不出話來了,她看著那高舉的手始終沒有刺下來。

安成勇的眉頭緊鎖,賴祁俊的臉他不是沒有見過,他長得很像秋繪。可是現在仔細地看,安成勇才發現原來賴祁俊還是很像自己的,因為,他就是自己的兒子啊!

他恨了賴家父子那么多年,現在卻依舊不能報仇,這對安成勇來說無疑也是一個打擊。

“啊——”他發了瘋似的大吼一聲,狠狠地將手中的水果刀插在一側的桌上,然后飛速推開了里面的門沖了進去。

安宜還沒有從剛才的動作中反應過來,目光定定地落在那指指插在桌上的水果刀上,直到外面的叫喊聲再次響起,安宜才回過神來。她咬著牙叫:“我們在這里!我們在這里!”

聽見里面有聲音傳出來,冷非競朝聞人暖對視一眼,兩人心中燃起了希望。冷非競往后退了幾步,然后狠狠地撞擊著前面的門。可是他一個人的力量畢竟太小。正在這個時候,只聽得“砰”的一聲巨響,一側的玻璃窗被狠狠地雜碎了,眾人驚訝地回眸,看見秦雪握著一塊磚頭站在玻璃窗前。

冷非競沒有遲疑,忙朝窗口跳了進去。

聞人暖上前說了聲“謝謝”,秦雪卻不發一言,她并不是要幫安宜和賴祁俊,她不過是不想讓安成勇這個兇手逃掉!

冷非競開了門讓她們進去,他跑到里面,看見安宜的頭上全是血,賴祁俊也是傷痕累累。兩個人都被綁在地上,很是狼狽。目光落在一側的水果刀上,所有的人都吃了一驚,不過很是奇怪,并沒有看見安成勇!

“你們怎么樣?”冷非競上前扶了安宜起來。

聞人暖和江瑾媛也忙上前幫賴祁俊解開繩索,聞人暖急著問:“哥,怎么樣?”

賴祁俊卻低聲說:“冷醫生,先幫她看看。”

其實賴祁俊不說冷非競也急著要替安宜查探了,她的頭上流了好多的血,看得讓人覺得怵目驚心。秦雪里里外外地找了一遍也不見安成勇,她有些生氣地問:“安成勇呢?”她現在只關心那個兇手會逃去哪里,別的她什么都不關心!

聽她問了,所有的人都想起這個事情來。

安宜卻是朝賴祁俊看了一眼,破天荒地沒有說話。賴祁俊已經被扶到了椅子上坐下,他一手輕按著傷處,呆呆地坐著并不說話。

不管安成勇是如何窮兇極惡的一個人,他從一個仇人突然變成自己的親生父親,換做誰都是沒有辦法接受的吧?

聞人暖見他不說話,急著問:“是不是身上很痛?”她看他的臉色慘白,只低著頭不說一句話,心里就著急起來。

冷非競才要過來查探,聽安宜突然說:“冷醫生,先送我們去醫院吧!”安宜不知道安成勇會去哪里,但是至少現在安成勇不會折回來對賴祁俊不利。否則剛才他也不會放過了他們就獨自離去吧?

聽安宜這么說,冷非競也不說多余的話,忙叫人把安宜和賴祁俊扶出去。

車子朝市區的方向開去。

Bertha正巧從賴公館往這個方向而來,她遠遠地就看見冷非競的車子,定睛看了眼,似乎還看見了賴祁俊!Bertha吃了一驚,忙叫司機掉頭跟上前面的車子。

冷非競的車子停在了盛澤醫院的門口,才下車就聽見Bertha慌張的叫聲。聞人暖回頭,見她跑著上前,急著問:“少爺,您怎么了?”看著賴祁俊臉上都有傷,Bertha嚇得有些不知所措。

將賴祁俊交給了護士,冷非競先給安宜做了頭部檢查,有些輕微的腦震蕩,不過情況已經穩定了,不是很嚴重。將東西都收拾好,冷非競才小聲問:“安成勇去哪里了?”

安宜一陣語塞,只轉了口說:“你先去看看他。”安成勇之前給賴祁俊拳打腳踢可都沒有手下留情,安宜確實很擔心他的。

冷非競無奈,只能點了頭。

Bertha也在病房內,從進來到現在,賴祁俊就這樣坐在床上一句話都不說。所有的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叫他他也不應。Bertha更是擔心得不行,見冷非競進去,忙起了身讓他過去檢查。

所有的傷都是皮外傷,只要上點藥休息下都沒有大礙。可他就是不說一句話。

安宜就站在病房門口愣愣地看著他,所有的人都在問安成勇去了哪里,可是賴祁俊不說話,安宜也沒有說話。

冷非競的電話突然響起來,是警局打來的,說是沒有找到安成勇。

正在冷非競將要掛電話的時候,突然聽賴祁俊開了口:“在墓地,他妻子的墓地。”

一句話,說得所有的人都吃了一驚。冷非競也不管賴祁俊的怎么知道的,忙將這個告訴了警察。

賴祁俊突然清冷一笑,他的目光看向安宜,低低地說:“我是賴祁俊。”

是賴祁俊,不是安成勇的兒子。所以,他不會讓安成勇逃之夭夭。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https://tw.8wav.net/Read/785/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