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Chapter67 父債子償 回到首頁

Chapter67 父債子償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Chapter67 父債子償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安成勇的話說得所有的人都震驚了,安成勇還氣憤得很,整個人都有些微微地顫抖著。938小說網 www.938xs.com目光落在地上的人身上,安成勇又上前用力打了他一拳。

此刻,身上的痛已經抵不過心頭的震驚,賴祁俊甚至還未曾反應過來這件事怎么會是這樣。他一直以為所有的錯都是他的媽媽,而他的爸爸是沒有任何過錯了。也因為如此,他一直很恨女人,覺得這個世界所有的女人都是一樣的。所以他甚至都不想結婚,就想著要一個兒子,也不想要女兒。

賴祁俊怎么也想不到難道這就是事情的真相?

難道真的是自己的爸爸霸占了別人的妻子,迫使她生下了自己,然后再找人逼死了她?

還……還是輪 奸!!

胸口的氣一直在翻滾著,賴祁俊甚至不知道此刻他自己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安宜的嘴巴半張開著,她就那樣怔怔地看著安成勇,然后目光一點點地往下,落在賴祁俊的身上。她記得那時候賴祁俊還很恨自己的媽媽,覺得是她拋棄了他們父子。安宜無法想象如果安成勇說的就是事實,賴祁俊到底該如何面對。

也許,那一刻安宜是有些慶幸賴祁俊的爸爸已經不在人世,否則他又該怎么去面對他?

安成勇彎腰一把揪住了賴祁俊的衣領,他咬著牙說:“怎么樣,現在是不是覺得你爸根本就不是人?這么多年,我一直都記得他犯下的滔天大罪,所以賴祁俊,你別想我會放過你!呵,我知道你報警了,這一次就算我逃不了,你也一樣不會好過的!”

他等了二十多年,就為了讓賴祁俊嘗嘗失去所有的痛苦,可是他的計劃一次又一次地失敗了。但無論如何,他也不會真正地放過賴祁俊,他不會讓賴祁俊和安宜幸福地生活下去,絕不會!

賴祁俊吃痛地皺起眉頭,其實剛才來的路上,他只報警告訴了警察黃毛的位子,并沒有說這里的小屋。他只是害怕因為安宜在他的手中,怕警察來了安宜會受到傷害。

安宜見此,忙叫著:“爸,千錯萬錯都是上一輩的恩怨,你就放過賴祁俊好不好?”

安成勇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他冷冷地看了安宜一眼,開口說:“放了他?那你告訴我,誰來放過你媽?你可真是個孝順的女兒,你媽在世的時候對你可疼愛的緊!真沒想到你現在還能說得出這種話!”

“爸……”安宜的眼睛紅紅的,一時間被堵得說不出話來。

賴祁俊像是根本就沒回過神來,他的目光甚至有些呆滯,仿佛是怎么也不肯相信安成勇說的就是事實。身上的痛也嘗不出來,他就那么直直地看著一側的照片出神。

照片中的女人笑得很燦爛很幸福,賴祁俊仿佛是開始記起他小時候的事。他從來沒有見過媽媽笑,從來都沒有……

媽媽甚至不喜歡他,不喜歡和他在一起。而現在,賴祁俊已經知道了原因。

他無法相信當年他的爸爸是如何拆散了一對恩愛的夫妻,如何讓這個原本幸福的家庭遭受厄運……

安成勇狠狠地將賴祁俊推倒在角落里,他回身抽了一根木棍過來,安宜驚叫著:“爸,不要!”

安成勇像是根本沒聽見安宜的話,用力就抽打在賴祁俊的背上。賴祁俊悶悶地哼了聲,像是一下子喚回他的三魂六魄。不過痛楚依然沒有淹沒他對自己父親所作所為的不解。

任憑安宜如何哀求,安成勇手上的動作都沒有遲疑。賴祁俊被打得躺在了地上,自始至終他都沒有哼一聲,安宜只有看著他的眼睛才知道這個人還活著。安宜心里著急,求安成勇他也不會聽。

這時,她看見安成勇高高地舉起了棍子,安宜大叫著,此刻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整個人奮力地朝前面撲了過去。只聽得“啪”的一聲,這棍子嚴嚴實實地落在了安宜的頭上。她只覺得耳邊傳來了“嗡嗡”聲,隨即有溫熱的東西沿著臉頰流下來。

安成勇像是被嚇住了,他大約沒想到安宜會突然沖過來。

粘稠的液體滴落在賴祁俊的臉上,他驚慌失措地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人,急著叫她:“宜兒!宜兒!”雙手被綁住了,他甚至都不能去扶她。

眼前的事物開始泛黑,安宜像是隱約地聽見有人在叫她,但是眼皮好重,根本就睜不開眼睛了。賴祁俊發覺安宜整個人開始綿軟,他的心一沉,忙朝安成勇說:“救她!求你救救她!”賴祁俊只知道安宜的頭在流血,他也不知道傷得如何。此刻除了求安成勇,他再也沒有別的法子了。

安成勇回了神,他看了眼賴祁俊,隨即冷笑著:“怎么,你現在知道心疼了?”可是當年他的老婆被折磨死的時候,又有誰去心疼她?

一想起這個,安成勇心里就特別的恨。

所以那時候秋繪抱回安宜來領養,安成勇一直都不會對這個女孩子親近。雖然他也一直很喜歡孩子,很想要一個他和秋繪的孩子,可是那時候他的心里壓著仇恨,他也不想自己有太多的顧慮。

安成勇收回了心思,呆呆地看著地上血流滿面的安宜。這個孩子是秋繪愛過的,可是他卻……

看著安宜昏過去,賴祁俊急得不行:“安成勇,她好歹是你的養女,你難道真的一點良心都沒有嗎?你先救她,你想把我怎么樣都行!”

安成勇有些憤恨地上前,彎腰將安宜拉開。他想了想,還是將安宜抱了出去。身后傳來賴祁俊的叫聲,不過此刻隔著門,他再是看不到外面。

不一會兒,安成勇又重新進去,賴祁俊艱難地撐起頭看著他:“她怎么樣?她到底怎么樣?”

安成勇不說話,上前直直地看著她,他的聲音冰冷至極:“當年你爸爸要是對我老婆還有那么點的仁慈,事情也不會走到今天這種地步。賴祁俊,這些都是你們賴家早下的孽!”他說得發狠,上前雙手抓住了賴祁俊的衣服,狠狠地將他拎起來。

襯衫被撕裂了,只聽得“嚓”的一聲,賴祁俊頸項的皮膚露了出來。而安成勇卻在那一刻怔住了!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https://tw.8wav.net/Read/785/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