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章 生孩子 回到首頁

第1章 生孩子
周沫盛南平第1章 生孩子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環境清幽的高檔會員制餐廳,菜品精致,價格不菲。

周沫和好朋友歐燦燦坐在桌旁吃東西,面對門口坐著的歐燦燦低低的叫了一聲,“快看,曲清雨啊,這也太辣眼睛了,他們要不要這么般配啊!”

周沫好奇的抬起頭,看見一對耀眼的俊男美女。

男人有著線條硬朗的臉,眉宇間的冷峻和咄咄的眼神輕易讓人忽略他那張臉的英俊,而他又高大挺拔,衣著考究,看起來更加氣勢逼人。

女人也是高挑婀娜,米色的長裙,微微彎曲的長發披散在肩頭,脖子上隨意搭了條涂鴉風格的長圍巾,優雅,清麗,氣質不俗,不愧為金牌主持人。

周沫看著這對男女,手指不由緊緊地握住筷子,瞇眼注視著這兩個人,心跳之快讓她感覺到了痛。

“怎么樣,是不是很養眼!”歐燦燦還在不知死活的問著周沫。

是很養眼,如果那個男人不是她老公!

盛南平目光鋒銳,自然看見了周沫,但只斜睨了周沫一眼,然后就若無其事,淡定從容的挽著曲清雨走了過去。

曲清雨對周沫倒是很友好,路過周沫身邊時,對周沫笑了一下,如百花盛開。

盛南平做事向來霸道囂張,他并沒有回避周沫,帶著曲清雨,大大方方坐在離周沫不遠的卡座里。

兩個不時低語,曲清雨開心的笑聲不大不小,正巧都傳到周沫的耳邊。

尼瑪,這是赤果果的挑釁啊!

周沫拍案暴起,只是,她走向了洗手間。

她走進了洗手間,才將憋著的一股氣吐出來。

心,堵得好疼。

周沫看著鏡子里的自己,眼淚幾乎要奪眶而出,但她通過鏡子看見曲清雨走了進來,立即揚揚頭,將液體倒流回去。

曲清雨身姿曼妙的走進來,掏出化妝盒,對著鏡子一邊補妝,一邊笑睨周沫,“做了半個月的盛太太了,感覺怎樣啊?”

周沫早就看出來了,曲清雨不是表面看著那么溫婉,清純,她只是在人前裝白蓮花。

她一挑眉,得意的說:“盛太的感覺當然好了,有多少人日思夜想,處心積慮都做不上呢!”

曲清雨輕笑一下,“你只是鳩占鵲巢,一年以后盛家就會休了你。”

“曲小姐老了,喜歡說以后的事情,我們年輕人都是活在當下的,以后的事情誰知道呢!”周沫年輕的俏臉顧盼飛揚。

曲清雨溫婉的笑容再也掛不住了,冷冷的看著周沫,“活在當下!當下你丈夫卻在我身邊,他在陪著我吃飯,哄著我開心!”

“嘖嘖,姐姐不要生氣,生氣老的會更快!”周沫調皮的在曲清雨面前晃晃手指,“他陪你吃飯只是假象,天一黑,他要準時回到我身邊,跟我同床共枕,恩愛纏綿,生兒育女!

曲小姐今年二十九歲了吧,不要再幼稚的迷戀吃飯聊天這些華而不實的事情了,找個男人真槍實彈的生個孩子才是正經,不然過兩年你就生不出來啰!”

周沫看著曲清雨氣的臉色慘白,眼睛發紅,嘴唇哆嗦,她暗暗給自己點了個贊,心也不那么疼了,哼著歌走出洗手間。

她沒心情在這里欣賞自己老公和別的女人卿卿我我,出來拉著歐燦燦結賬離開了。

周沫同歐燦燦分開后,就打車回家了,回盛家。

盛家富可敵國,住在近郊的一座歐洲風格的莊園里,莊園被兩座青山環繞,不遠處還有一片清澈的湖泊。

背山臨水,地勢絕佳。

奢華的莊園里有三幢漂亮的別墅,中間大別墅里住著盛南平的奶奶,父母,姐姐,妹妹,盛南平住東邊的別墅,西邊的別墅住著盛南平的弟弟盛東臨。

周沫沒有去大宅,直接回到她和盛南平的別墅。

別墅里面奢華的家私猶如英國皇室用品,就算一個小小的靠墊,都是源自英國頂級品牌的純手工限量定制,盛南平在打造這個家的時候,可謂一擲千金。

只不過,盛南平預想中的女主人不是她。

周沫神色黯淡下來,曲清雨說的對,她不過是鳩占鵲巢。

這天晚上,周沫等到十點多,盛南平還沒有回來,她想盛南平也許去曲清雨那里了,索性不等了,躺下睡覺。

周沫睡的迷迷糊糊時,感覺床邊有人,她一睜開眼睛,對上一雙犀利的射人心魄的寒眸!

是盛南平!

盛南平剛洗過澡,一頭短發還有些為濕,腰間圍著白色的浴巾,露出肌肉糾結的胸膛,還有八塊給勁兒的腹肌。

周沫有些害怕盛南平,是一種沒來由的,出自本能的畏懼,這個男人如同嗜血的獵豹,骨子里透著種濃重的戾氣,冷森森。

她鼓起勇氣對盛南平笑笑,“你回來了!”

盛南平居高臨下的打量著周沫,眼神中帶著輕蔑和陰鷙,“你不再裝小白兔了,終于露出你的狐貍尾巴了!”

周沫咬咬嘴唇,暗恨曲清雨,這個女人果然卑鄙,跑到盛南平那進讒言。

盛南平突然俯身,高大的人影壓下來,仿佛一座山倒下,隨之而來的是鋪天蓋地的恐懼,周沫嚇得一哆嗦。

“誰給你的權利出去張牙舞爪?我們只是協議婚姻,生下孩子為止,你真把自己當做盛太太了!”盛南平略帶薄繭的大手抓住周沫白皙細膩的肩膀。

周沫被盛南平凌厲森寒的氣息嚇住了,不敢說話。

“別學你爸那套手段,在盛家,你給我老實點!”盛南平利落的將周沫掀翻在床,以他最喜歡的姿勢開始攻城破土。

毫無防備的周沫疼的一皺眉,無奈的伏低自己。

周沫很不喜歡這個姿勢,覺得很屈辱的,但盛南平喜歡,而且這個姿勢最容易受孕,他們急需生下孩子,周沫沒辦法拒絕。

盛南平強勢霸道,在這方面也不例外,狂風驟雨一般。

周沫覺得盛南平每一次都不能再深,但下一次,卻會更深,她幾乎承受不住了。

這個魔頭,都強悍成這樣了,沒事還總健身干嘛,鍛煉的跟電動的似得,害的她好像不中用的繡花枕頭。

周沫盛南平 https://tw.8wav.net/Read/67422/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