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2507章 回到首頁

第2507章
三國之無賴兵王第2507章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第1639章真是個無賴

魯肅陪著曹鑠來到擺宴的房間。

見曹鑠來了,周瑜和屋里的一群人起身相迎。

看了一下陪客的眾人,曹鑠發現周瑜請來的居然都是江東武將,文臣則只有魯肅一人而已。

微微一笑,曹鑠向眾人拱手:“來的晚了,請諸公見諒。”

“子熔這么說,可就見外了。”周瑜笑著說道:“快請上座。”

向周瑜告了個座,曹鑠走向上首。

可他并沒落座,而是向周瑜問道:“公瑾打算坐在哪里?”

“我當然是坐在陪座。”周瑜笑著回道。

“那怎么可以。”曹鑠說道:“我是客,你是主,哪有主人坐陪座的道理?”

“子熔有什么看法?”周瑜問道。

“我倆坐在一起。”牽著周瑜的手,曹鑠幾乎是強行拖著他一同坐下。

周瑜的臉色變得十分尷尬,可他卻還是擠出笑容,對曹鑠說道:“子熔這么做,恐怕不妥。”

“有什么不妥?”曹鑠說道:“我倆是故人,也不用分個彼此,坐在一處更親近些。”

曹鑠非要這么坐,周瑜也是無奈。

他向眾人使了個眼色,陪著笑對曹鑠說道:“子熔還是和當年一樣,改不了嬉鬧的秉性。”

“江山易改稟性難移,這輩子我是改不成了。”曹鑠咧嘴一笑問道:“公瑾置辦了什么菜肴招待我?”

“都是一些江東當地的菜色。”周瑜說道:“還希望子熔喜歡。”

所謂江東菜色,當然不可能是后世的淮揚菜之類,只不過是一些用江東人的法子熏烤、烹煮的菜肴。

“江東沒有凌云閣,還真是可惜。”看著送上來的菜肴,曹鑠端過周瑜面前的酒,把自己面前的酒遞給周瑜:“公瑾,我倆喝個交杯增進情分,怎樣?”

“子熔所請,我怎么好回絕?”周瑜坦然的接過那杯酒,對曹鑠說道:“借著這杯酒,我恭祝子熔新婚大喜。”

倆人飲了酒,周瑜對曹鑠說道:“將軍們也都是久聞子熔大名,早就有心拜會。既然子熔來了,他們必定是要每人敬上三杯。”

“每人三杯酒,一圈喝下來可是不少。”曹鑠笑著問道:“莫非公瑾有什么企圖不成?”

周瑜臉色一變,旋即恢復如常:“我早就聽說子熔多疑,沒想到居然連我都懷疑。我能對子熔有什么企圖?”

“我就隨口一說,公瑾臉都變了顏色。”曹鑠笑著說道:“既然將軍們要敬,那就來吧。不過我有句話可得說在前頭,下午我就得返回江北,飲了一圈之后就不能再飲,還請公瑾見諒。”

“子熔酒量不差,我是見過的。”周瑜問道:“怎么能只飲一圈?”

“我已說了,下午要回江北。”曹鑠說道:“在這里發生的事情,我得一五一十稟報給父親,倘若喝的多了,還怎么向父親回復?莫非公瑾是打算害我?”

“子熔不肯飲,也就算了!”周瑜放下酒杯,笑著說道:“我去更個衣。”

酒宴間說到更衣,實際上就是要去茅房的意思。

周瑜剛要站起來,曹鑠滿面笑容的把他拽住:“才坐下,酒還沒喝怎么公瑾就要去茅房?陪我說說話再去不遲。”

“子熔這樣實在是讓人為難。”周瑜苦著臉說道:“再不讓我去,怕是會……”

“會怎么?”曹鑠問道:“是不是會尿到襠里?”

在坐的眾人都是江東將軍,曹鑠這么奚落周瑜,他們一個個臉上都是十分尷尬。

“成,我就陪子熔說說話。”實在找不到臺階下,周瑜重新落座。

他坐下之后,曹鑠端起酒杯,對他說道:“公瑾,再喝一個。”

和曹鑠又飲了一杯,周瑜正要把酒杯放下,曹鑠問道:“我知公瑾運籌帷幄天下少有敵手,也知道你彈的一手好琴,只是不知武藝怎樣?”

“我不過是粗略學過幾天劍法。”周瑜說道:“自保尚且可以,戰場廝殺卻是不行。”

“在我面前不知公瑾有沒有自保的能耐?”曹鑠臉上浮起怪異笑容,向周瑜問道。

周瑜臉色一變,有些吃驚的問道:“子熔為什么這樣問?”

“也沒什么?”曹鑠笑道:“就是想問問,你我這么近的距離,如果將軍們或者是門外埋伏了刀斧手想來害我,是公瑾先死,還是我先死?”

“子熔這個玩笑可是過了。”周瑜臉色變得慘白,對曹鑠說道:“一點也不好笑,我怎么可能會害你?”

“我只不過是說句玩笑話罷了。”牽著周瑜站了起來,曹鑠說道:“公瑾不是要去更衣?我恰好這會也有些尿急,我倆一道。”

“突然不想去了。”周瑜說道:“子熔自便好了。”

“那怎么可以。”曹鑠說道:“你我是故交,也是彼此惺惺相惜的好友。好友是什么?就是撒尿得在一個坑里,公瑾要是不去,就是輕視我。”

“曹子熔啊曹子熔,你還真是個無賴!”周瑜搖頭說道:“罷了,我就陪你去好了。”

牽著周瑜的手,曹鑠對在坐眾人說道:“各位,我和公瑾去撒尿,你們應該不會跟著吧?”

眾人面面相覷,哪還敢跟上前。

出了房間,曹鑠牽著周瑜下樓。

到了樓下,他看見趙云等人還在那里等候。

見曹鑠出來,趙云等人也松了口氣,連忙上前見禮。

“我和公瑾要去更衣,身旁得有些衛士。”曹鑠說道:“你們陪著我們一道。”

深知曹鑠是打算走了,趙云等人跟在他的身后離開酒樓。

出門以后,曹鑠翻身上馬,順帶把周瑜也給扯上了馬背。

“子熔這是要做什么?”周瑜愕然:“出恭也不需要騎馬,店后就有……”

“這里的茅房臭烘烘的,有什么好去?”曹鑠笑道:“我是要帶著公瑾去江邊撒尿。”

“撒個尿還去江邊,子熔這是要鬧什么?”周瑜有些惱怒的說道:“如果不想出恭,只管回去和我飲酒。”

“尿不撒了就飲酒,豈不是會被憋死?”曹鑠說道:“我就是喜歡站在長江邊上酣暢淋漓,難道公瑾沒有我這份胸懷和氣魄?”

不等周瑜回答,(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三國之無賴兵王 https://tw.8wav.net/Read/42010/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