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三十四章 招供 回到首頁

第三十四章 招供
官路紅顏第三十四章 招供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蘇寒聽到龔志超那幾句寒氣森森的話,看到不遠處劉福洋那血糊糊的稀爛的腦袋,只嚇得渾身酥軟、心膽俱裂,身子在龔志超腳下簌簌地抖動著,想要說幾句求饒的話,卻嚇得好像舌頭都麻木了,嘴張了好幾次,卻說不出一個字出來。

正在這時,門外有一個服務員敲了敲包廂門,小心翼翼地說:“我是服務員,請問先生們有什么需要嗎。”

原來,剛剛幾個服務員都聽到了劉福洋的那幾聲慘嚎,心里驚疑不定,便安排一個服務員來探聽動靜。

龔志超立即彎腰,伸手捂住蘇寒的嘴巴,防止他向外面呼救,然后,他用很平靜的口氣說:“沒事,我朋友剛剛喝醉了,在玩掰手腕游戲呢,你下去吧,等下我們喝完了酒,再按鈴叫你們來收拾碗筷,在沒按鈴的時候,請你們別來打擾我們。”

那個服務員當然不會想到這里面正在發生慘烈的打斗,還以為真的是有人喝醉了在玩游戲,便說了一聲“抱歉”,然后腳步囊囊地下樓去了。

龔志超側耳傾聽,確定那個服務員已經下樓之后,一把將已經軟成一灘泥的蘇寒的身子提溜起來,然后將錘子舉在他的頭頂,低聲喝道:“姓蘇的,你給我聽好:你如果敢喊一聲,我立即敲碎你的腦袋。”

此時,經過那個服務員剛剛一攪合,蘇寒被驚散的三魂七魄總算暫時收攏了,瞪大恐懼的眼睛看著龔志超,連連點頭說:“大哥,我不喊,我不喊,求求您饒我一命,我知道錯了,我對不起陳董事長,對不起葉鳴兄弟,求求您看在我與葉鳴兄弟同學四年的份,饒了我這條命,只要您今天放過我,您讓我做什么都行。”

龔志超用鄙夷不屑的目光看了他幾眼,一把將他按倒在一條椅子坐下,然后,他拿出自己的手機,打開攝像功能,并調整了一下方位,讓攝像鏡頭正好對準椅子的蘇寒。

然后,他舉著手機,問蘇寒道:“我問你:佘楚明的情婦蘇小紅,到底是怎么死的,是不是你和劉福洋害死她、然后嫁禍給佘楚明的。”

這個問題像一把匕首,一下子刺到了蘇寒的心臟,令他忍不住再次打了一個寒顫,下意識地否認說:“沒有,蘇小紅不是我們殺的,她是我的堂妹妹,我怎么可能謀殺她。”

龔志超冷哼一聲,說:“姓蘇的,你別在這里給自己立牌坊了,像你這種陰狠毒辣的小人,如果有人威脅到了你、觸犯了你的利益,別說是堂妹妹,是親生父母,你只怕也會毫不猶豫地對他們下刀子,其實,蘇小紅被殺,我和陳董事長、葉鳴兄弟都知道是你和劉福洋干的。

“我聽說:你們在蘇小紅的駕駛座下,安放的炸藥量非常大,將蘇小紅炸得粉身碎骨,幾乎沒有一塊完整的尸體,蘇寒,你這么做,還算得是一個人嗎,再怎么說,蘇小紅也是你的堂妹妹,是有血緣親的,你這么殘忍地謀害了你的妹妹,你難道晚不做噩夢。

“所以,我勸你現在老老實實地將你和劉福洋殺害蘇小紅的事情說出來,或許可以讓你的良心安寧一點,否則的話,你到了陰曹地府,你的堂妹妹都會來找你算這筆賬的,你如果老老實實地將你們謀殺蘇小紅的過程說出來,或許你還會獲得久一點,否則的話,我現在立即像對待劉福洋一樣,將你的腦袋敲碎。”

說完這句話,龔志超舉起錘子,作勢要敲向蘇寒的腦袋。

蘇寒見龔志超舉起了錘子,嚇得屎尿齊流,再也顧不得交代殺害蘇小紅的后果,只想著現在暫時保命,于是趕緊嘶聲叫道:“龔大哥,我交代,我交代。”

龔志超放下錘子,再次舉起手機,喝道:“那你快點將這件事的來龍去脈以及你們殺害蘇小紅的經過講清楚。”

蘇寒此時已經嚇破了膽,在龔志超的威逼下,再也不敢隱瞞,便將他當初如何誘騙蘇小紅寫了那封舉報佘楚明的信、蘇小紅不配合自己和劉福洋告佘楚明并威脅要舉報自己、劉福洋提出殺人滅口并嫁禍佘楚明等事情,一五一十地講了出來。

在講述的過程,蘇寒不敢有絲毫隱瞞,而且故意講得很詳細,甚至將有些細節都講出來了,,他這么做,一是想要龔志超徹底相信他是實話實說的,并沒有隱瞞和欺騙,幻想讓龔志超饒過他;二是想盡量拖延龔志超殺自己的時間,希望外面的服務員能夠偶然進來,發現這里的情況,然后報警解救自己。

龔志超將他的交代情況全部錄進手機里,然后問道:“制作炸彈殺害蘇小紅的人有幾個,叫什么名字,現在在哪里。”

蘇寒巴不得龔志超多提問,自己好延長一下死亡的時間,于是趕緊答道:“總共是兩個人,都是劉福洋公司的保安,一個叫朱立鈞,一個叫劉海,這個朱立鈞是一個爆破專家,劉海則負責跟蹤蘇小紅的車并引爆炸彈,在炸死蘇小紅之后,劉福洋獎勵了他們每人五十萬元,并安排他們遠走高飛,現在應該是在廣西省的憑祥市,那里是越邊境,劉福洋說了:一旦這邊公安機關將懷疑的矛頭指向了他,朱立鈞和劉海要立即偷越國境到越南去,不能讓公安機關抓到他們,只要抓不到他們,公安機關沒有證據定他和我的罪。”

龔志超又問:“這個姓朱的和姓劉的人,你有他們的電話號碼嗎。”

“沒有,我這里沒有,但是,劉福洋的電話里面應該儲存了,你現在可以過去看看他的手機的通話記錄,如果里面有廣西憑祥的電話,是朱立鈞和劉海的。”

說到這里,蘇寒再次抬起頭來,流著淚哀求說:“龔大哥,您要我交代的事情,我已經全都交代了,求求您饒我一命,我蘇寒做牛做馬都會報答您的,如果您擔心您逃不脫,您可以將我捆綁起來,將我的嘴堵,然后,您再從從容容地逃走,龔大哥,求求您了,。”

官路紅顏 https://tw.8wav.net/Read/2948/index.html